熊猫眼O_o

【鸣佐】较力(完)

太可爱啦(* ̄︶ ̄*)

茶半壶:

当然是祝大家元旦快乐,在二零一八年,开开心心漂漂亮亮,心有所成啦。


————————————


较力





这件事要追溯到大战刚结束的时候。


鸣人和佐助作为举世瞩目的少年英雄,外表风光实则凄惨,病怏怏躺在相邻的病床上当难兄难弟。散去硝烟的天空是多么碧蓝,蓝到发青,有点绿。嗯?绿?


鸣人有些无语:“小樱,你为什么要挂个绿窗帘。”薄透纱的那种,害他一时没看清。


“不喜欢?坐起来拆啊。”


春野樱木着脸。


鸣人动了动手指,好惨哦,弯都弯不了。


病人的待遇因人而宜。


春野姑娘面向隔壁床的另一位时,就亲切和蔼多了,笑意能从眼底漾出来。


“佐助君要乖乖的,不要乱跑。不然就像他一样哦。”


说着一手指按在了另一位挚友绑着绷带的腿骨上,伴着杀猪般的嚎叫,很满意地点头:“恢复知觉了呢,还不错。听到了吗佐助君?”


“……”


宇智波佐助将脑袋往被子里埋了埋,还额外眨眨眼睛,看上去又乖又漂亮,让人心都化了。


春野樱捧着脸:“好萌哦天呐。”


“那可以请你放过我吗?”


“不行。”


“……”


春野樱走后,黑头发的忍者从被子里探出身来,很费解:“她一直这样吗?”


鸣人流着泪:“呜呜你终于懂我的痛了。你不在的这么多年我一直要承受两倍伤害。”


佐助:我还是走吧。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鸣人忽然问了个很奇怪的问题。


“佐助。”


“你知道……”


“小孩是怎么生出来的吗?”


佐助:“……”他可以拒绝讨论这个话题吗。


但是,作为一个正常的青春期(确实也就十几岁)少年,以前一直孤零零一个人住,要么就和大了十几岁甚至几十岁的长辈练功,一直以来没有一个同年龄的对象让他肆无忌惮的讨论属于他这个年纪的一些私密问题。


怎么说呢。


佐助他。


比鸣人多知道不到哪去。


毕竟自来也好歹也是个写小说的人,大蛇丸除了搞科研就是搞科研,怎么可能会教佐助这种事。但他不想露怯:“你不是看过很多书吗?”


“哪有,师父不让看。”而鸣人干的最多的就是在澡堂外给自来也把风而已。


鸣人还在叨叨叨,一脸纯真地讨论少儿不宜的话题。为什么说是一脸纯真。男女在有礼仪廉耻的羞耻心之前,都还属于未开化的状态。固然男女有别,男男总没别了吧!大家都是同样的身体构造,又是好朋友好兄弟(呵呵),聊些有趣的事再正常不过了是吗?


鸣人他就是很————想和佐助聊天。


“佐助想要什么样的老婆。”


“我不想要太凶的。”


“他们说亲个嘴就能生宝宝了诶。”


鸣人停了一下:“我和佐助亲过两次。”


装睡的人眉头一颤。


这样的话——


鸣人笑得十分灿烂:“我们可能会有两个小孩。”


佐助:“漩涡鸣人,男人是不可能生的知道吗?”


鸣人:“你当我傻吗?”


呃。


佐助危险地眯起眼:“你耍我?”


“对啊。”鸣人嘻嘻一笑,“来打我呀。”


鸣人看准了佐助和他一样只能干躺着白聊天连弯个手指的可能都没有,洋洋得意,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他惊恐地看着佐助的眼睛唰地变成了红色。


这次换宇智波家的男人笑了:“你知道有种忍术不用动手吗?”


鸣人:“……喂,作弊啊我告诉你。”


呵呵。


“月读。”


 


春野樱再次进来查房时,惊讶地发现鸣人状态比早上更差了,一脸萎靡,如果不是这两个人都没有办法起身决斗,春野樱真怀疑是不是佐助把鸣人给蹂躏了一遍。


当然也确实是蹂躏了一遍,精神上。


春野樱狐疑地看向佐助。


对方窝在被子里,看上去和早上一样又乖又漂亮,特别听话。


比起鸣人这种不听话的病患,佐助这种又养眼又不给医生找事(确定?)的简直是所有女医生的心头大爱。那么点小疑虑瞬间就消散了。


“一直这么配合的话,离出院就很快了。”


小樱帮他们俩掖好被子,准备出门买点吃的犒劳一下两人。就听鸣人床上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医生,医生。”


鸣人特别可怜地说:“我能申请换病房吗?佐助他欺负我。”


佐助欺负人?


小樱下意识看了下佐助。一言不发,侧颜脆弱。她笑了,怎么可能。拍拍鸣人的脑袋,毫不犹豫地走了。


鸣人:“……”


他转过脸吐槽:“喂,装可爱什么的,太卑鄙了吧。”


“呵呵,动不动就后宫色诱术的人有什么节操说我。”


“你这话过份了啊。我后宫色诱术是为了谁啊。”


“难道是为了我?”


嘿!这人嘴毒功力见长啊,平时看着一棍子打不出句话,开了口句句扎心。鸣人就不信了:“你很皮啊。”


“不服啊。”佐助微微笑了下,薄唇一启,“打我啊。”


鸣人:“……”


 


他真的下床了。


但不是本体。


是影分身。


佐助震惊了。本体伤成这样影分身居然毫发无伤?


真宇智波的男人志得意满:“傻了吧。老子也有后招。”


影分身哈哈大笑,三两步走到佐助床前,左一个瞧,右一个看,琢磨着怎么把人报复回来。躺在床上的人淡定地任他瞅。不是他说,鸣人就是给了他这么大的自信,平时好手好脚都不见得把他怎么样,这会儿躺床上那么凄惨,是个人还能下手唔————


“……”


佐助瞪大了眼睛。


 


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鸣人把人么么哒了个够。


心满意足撤嘴。


不下手,下嘴嘛。


小孩怎么生他还能不知道,真当他傻啊?


 


等春野樱再次进来查房,就发现一脸萎靡的人换成了佐助。


鸣人神清气爽:“哟,小樱。”


“……你欺负佐助了?”


“没!我对他可好了。”鸣人道,“是不是啊佐助。”


“我们还探讨了一下大人之间的话题……”


“闭嘴。”


“张嘴不行吗?”


鸣人认真思索:“张嘴比较方便。”


“住口!”


佐助生无可恋,别提嘴。不想听。


 


一脸懵逼的春野医生:“……”


不管怎么样两人相处的好像不错,根本用不着换病房。


 


END





评论

热度(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