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眼O_o

我也不想一直死啊!(18)

d0f0l0f0:

(18)
主柱斑(番外论坛体会有很多副CP不一一详述,但正文只有柱斑)
二设还是如魔似幻,四战后的斑爷原本应该回归净土,结果被系统绑定了……
----------------------------------------------------------------


104.
  因为察觉到千手柱间房内的声响,几人折返,恰好发现蚊香眼的千手柱间跌了个五体投地。一阵兵慌马乱,等知道对方头晕的原因是因为急速改变姿势所引起的,千手扉间也无语了。


  他支开所有人,头疼地看着自家似乎永远十八岁的兄长:“又作梦了?”


  千手柱间正看着千手树离去的身影,没能反应过来。


  千手树,这个他跟水户之间唯一的孩子,虽然以千手遗传仙人体的体质,没能确切探知对方的年龄,但肯定是壮年以上了。


  他的第一世,就算所有人都称他为忍者之神,但他在自己的人生中,只自觉是个失败者。


  没能即时认清心意,娶了不爱的人,蹉跎自己视为妹妹的女子的一生;说好了要保护弟弟,却英年早逝,留下弟弟一人苦撑;为了自己的理想,累得千手一族几近灭亡;身为父亲,却没能尽为人父的责任。


  阿树几乎是由扉间教养长大的。这孩子没怎么享受到身为自己儿子所该拥有的荣光,相反的,他生前饱受自己的光环压迫,活得内敛压抑,就连死亡也拜千手柱间所赐──没人希望千手再出第二个木遁觉醒者──而当时的自己已经虚弱得常年卧床不起,无力庇护自己唯一的血脉。


  还有,犹豫不决、错过了自己的天启;过于乐观、一退再退,最终冷了斑的心;不够机灵,在斑离开时没能理解他话语中的意思;不够果决,在最关键的时候没能拉住斑的手,阻止他离开;不够敏锐,忽视那么多针对斑的恶意和阴谋……不够强,无法彻底压制决意斩断所有羁绊的斑,不得不亲手剖开挚爱的心脏。


  现在想来,他一生中所有的辉煌都在前半生,尤其是在斑拉住自己握着手里剑、打算自杀以证心意的手;结盟仪式上,他与自己的手交握;还有木叶初建成时,两人并肩站在影岩上头,定下木叶和火影时。


  那时的千手柱间多么兴奋啊!他实现了幼时与挚友订立的目标,从此以后,他们将在一起永不分离。只要和斑在一起,他深信他们无人可挡。


  那合该是所有希望的起点。


  当时的千手柱间以为自己看到了旭日初升,却不知那璀璨的光芒是因为日正当中,而后盛极转衰、夕阳西下。回头一看,所有的欢乐美好,都已被暮色掩盖。


  千手扉间见兄长没有回应,习以为常地一拍地:“回神!”


  “啊?”


  “我说你又作梦了吗?”


  “作梦?”千手柱间知道,这大概是这里的柱间遗留下来的什么问题,可他已经懒得掩饰了。“扉间,你知道斑在哪吗?”


  “斑?”千手扉间蹙起眉头,“没听过。”


  “…………”千手柱间的心脏一阵紧缩,呼吸也为之停止。任他想象力再丰富,也想象不出扉间会给出这种回复。


  不可能的,绝不可能!就算斑离村……不,就算他没跟自己建村,与忍界之神齐名的修罗怎么可能只换来扉间轻描淡写一句“没听过”? 


  “斑啊……宇智波斑……你怎么会没听过?”


  扉间的反应有些耐人寻味,像是恍然大悟:“所以说,你连他的名字都编出来了?”


  “???”千手柱间一脸懵逼。“编?”


  “……连现实和幻想都混淆了吗?”千手扉间叹了口气,揉了揉眉头,“你说的宇智波斑,是不是一头黑长炸、唯一能理解支持你的天启、唯一能与你对峙的对手兼挚友、长得还又白又美无人能出其右?习惯戴黑手套只露出一截白生生的前臂?武器是镰刀和铁扇?”


  “没错,就是他!扉间你还说你不认识斑!”千手柱间松了口气,露出笑意,“难道他现在不叫宇智波斑了吗?”唔!快打住,这里的柱间有妻有子,什么斑嫁给自己后改姓……这种事也只能梦中想想了。


  “兄长,根本没有宇智波斑这个人,他是你幻想出来的人……你都忘记了吗?”


  千手柱间的笑登时僵硬定格。“……什么意思?”


  “打从兄长小时候起,就常常梦到一个跟你一起打水漂的男孩,对方还跟你交换了理想,可后来发现你们是敌对家族,于是跟你绝裂了。之后经过兄长你锲而不舍的游说,对方终于同意两家结盟。”千手扉间取出一个小本子,“兄长你每次刚醒来总会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区别,觉得那个男孩真实存在,只是当你清醒后,这种错觉很快就会消失,所以我也没有太在意。没想到近年这症状越来越严重,已经发展到就算完全清醒,也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了吗?”说到最后微不可闻。


  “…………”千手柱间觉得自己完全听不懂自家弟弟在说什么,“你在说什么啊扉间,斑当然是真的啊!我们──”曾经相遇又分开,盟誓后背离,相爱难相守,回忆是那么痛彻心扉又甜蜜入骨,这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斑的存在要来得真实。


  现在却有人跟他说,斑是假的?千手柱间待要反驳,却被千手扉间打断了。


  “你先听我说,”千手扉间示意对方安静,“我把你的梦境跟现实比对,发现了一些巧合。


  兄长小时候因为思想比较与众不同,与同龄人玩不到一起,于是你梦到了一个能跟你玩得很开心的朋友;


  再来,你希望和平,厌倦战争,族里所有人,包括父亲大人都持反对意见,于是你梦到你的朋友与你心意相通,支持你的看法;


  当兄长决定结盟的主要考虑目标是宇智波时,梦中的少年成了宇智波;


  当你在战场上无人能敌,被所有人既敬且畏时,你梦中的少年也成长成与你势均力敌的对手;


  你因为结盟频繁奔走各族,艰难游说时,你梦到对方成了宇智波的族长,最后因为你的诚意而答应结盟……”千手扉间一口气念到这,忍不住喘了下。“听到这,你自己还没能理性的判断吗?”


  “不是,不是这样的……………”


  “………跟大嫂政治联姻,让对方成为九尾人柱力,紧接着你就看清了梦中人的脸──有着世界上最绮丽的容颜,还能靠着自身实力收服九尾成为通灵兽;我们察觉到对村里的政策过于宽容而滋生出黑暗时,你的梦中人因为发现同样的问题,又不满你优柔寡断,悍然离村,后与你决一死战……”千手扉间叹气:“兄长应该察觉了吧!‘宇智波斑’并不是真实的人,他只是你对现实失望的投射。现实中你越是没什么,梦中人就越会有什么。”


  “然而发展至今,现实累积的失望已经太多太多,相较之下,你的梦中人更显得宝贵难得,于是当你心中的天秤彻底倾斜后,潜意识就越完善梦中人的形象。”千手扉间一脸沉重,“简而言之,这个‘宇智波斑’,只是你的理想具现后的形象,你懂吗兄长?”


  “……不…不是这样的,”千手柱间着急地抓住扉间的手腕,“你、你怎么能忘记呢?那是斑吶!跟我们一起建村的斑啊!他还有个弟弟叫宇智波泉奈,死在你的手上──”


  “哥!”千手扉间头疼欲裂,“每一次,每一次你都是在现实中看到了什么,才‘想’起梦中人更多的细节。宇智波战败时,宇智波泉奈率宇智波部分残部败走云雷,他最近暗伤发作辞世了!卷宗我前几天才刚放上你的案头!”


  “……泉奈活着?”千手柱间安静了下来。


  “确切来说,死了,但不是我杀的谢谢。”千手扉间见自家兄长回复理智,暗暗松了口气。


  哪怕已经年迈,千手柱间的仙人体让他依旧保有盛年的实力,或是说,兄长的实力这么多年只见增长、不见衰退,到如今,就连千手扉间也无法估计这位立于世界之巅的忍者之神的力量。


  拥有如此强悍力量的兄长,却逐渐混淆了现实与梦想,失却了理智和判断能力……他不想这么看待兄长,但这样的千手柱间,或许已经不能单纯被当成木叶永远的守护神看待了。


  千手扉间望着兄长,脸色暗沉了下来。



  听闻泉奈并非英年死在战场,而是自然寿终时,千手柱间在那一剎那接受了事实。


  斑和他的不断重生本身已经超越一般人的想象,他对此惶惶不安,然而斑却安然受之。他曾经以为斑是因为什么都无所谓了,现在想来,他就像笃定了重生这件事一样,没有惊奇,没有失而复得的惊喜──斑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


  假如他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用重生来换取泉奈的生存………那也不会让他太意外。


  只是,自己又被抛弃了而已………不是早该习惯了吗?


----------------------------------------
怎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是的,这世就是这么美的操作──斑爷从来没存在这个世上过,只是柱帝的梦中人。
本来斑爷这么纯粹清透的人,就不像俗世中人,疑似天人落凡尘有没有啊!只是柱帝的幻想才合理啊!(满足地躺平)这是我最喜欢的段落,大家喜欢吗?


 

评论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