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眼O_o

[火影][鸣佐] 番外--路人叔叔讲故事

黑啤来一打!:

自从知道了AB想让鸣人当爹的消息,我就不淡定了。最新的剧场版我也更加蛋疼了。于是写了下面这个东西。大家可以想成是吐槽。这个番外可以看成是《腰好腿好RP好》或者《番茄炒鸡蛋》的番外。不过还是以原创角色“我”的视角。




总之叙述者是奈良路人,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炮灰。鹿丸的表叔,以前是鸣人的邻居。一直在信息收发室工作。




路人叔叔讲故事


转眼间,一下子就过了十多个春夏秋冬。我也正式从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升级成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了。活到四十多岁还好胳膊好腿儿的,在忍者者这种高危行业里实属少见。反正我活了半辈子基本上都做得是文秘类工作,危险性不大,再加上我有颗毫无远大志向的心,在干个几年就可以顺利退休了。


现在村里的小孩儿都换了一代了,见了我都叫不叫哥哥了,都统一改口叫大叔了。这也难怪嘛,毕竟主角鸣人都三十出头了,小孩儿都该喊他叔叔了。顺带一说,鸣小强毫无悬念的当了火影,不过不是第六代,是第七代。卡卡西师匠是六代目。当初的我实在是英明神武,坚定的跟着教主的脚步走,我现在还能在这个炮灰死亡率居高不下的热血少年漫世界里活蹦乱跳,肯定跟我信太子有关。


教主不愧为史上第一亲民的火影,一开始出来逛个街还受木叶人民夹道欢迎,尤其是小崽子们,没办法,这货的故事太励志了——从年级倒数第一,留级三年,到后来拯救村子拯救世界顺便拯救了一心想要毁灭世界的中二,简直就是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所以,在他当了火影之后,全村的小孩儿(以及部分中二)很长一段时间的口号都是:我要当火影!!!


切,也不看看你们那德性。你们是主角吗?有主角的那个命吗?有AB大神从小亲自安排的基友跟羁绊吗?火影就别想啦!!想着怎么保命吧!!!


不过,没多久,火影大人一个人在大街上乱晃就成了木叶常态了。除了游客之外,村民们早习惯了。后来,连游客都见怪不怪了。再后来,我以为这漫画就在太子即位,并把佐助连骗带哄回了村子当了压寨夫人之后这漫画就该完结了,我们一众炮灰就解放了,再也不用担心那敌袭频率高的不正常的日子了——毕竟太子,啊不,火影大人已经满级了嘛。结果,鸣人,或者说AB,还没折腾完。以为可以过安生日子的我真是图样图森破。


我当时完全忘记AB已经在三次元就结婚生孩子的事实。也完全忘记了AB早就表现出来“我已经当爸爸了,所以也想要鸣人当爸爸。”的主观愿望。


但是AB只说了鸣人要当爸爸,没说跟谁一起当爸爸,没说鸣人要带孩子。更没说佐助要带孩子。


我之前说过啥,鸣人是历史上最亲民的火影是不?这在他家有了个小鬼头之后,这一点体现的更加淋漓尽致。他们家那个小鬼,简直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只要跟鸣大大关系好一点儿的,基本都帮他家带过孩子。本来鸣大大还亲力亲为的带孩子的,每年五影开个会都要带着。没办法,孩子小啊,得随时看着啊,家里没人啊。说起来,佐助那个时候是鸣大大的护卫,所以鸣人一开会,他准得跟着。他不想跟着鸣人也非要他跟着。佐助不干鸣人就不分时间场合的要死要活……这两人的不要脸程度直逼那对四战复活的著名基佬斑爷跟千手大大……起码人家一出场就承认是一对。


第一年开会还好,本来鸣人把孩子挂在胸前的,开会期间孩子一直睡,没哭没闹,乖的不正常。后来鹿丸说,是佐助悄悄在奶粉里放了点儿安神药……鹿丸还说,鸣人这次去开会简直了,本人就跟磁铁一样,所有人都在看他跟他怀里的小孩儿。休息期间其他四个影全部围了过来,你一戳我一捏的好不开心。据说把躲在房梁上护卫的佐助气的咬牙……后来鸣人觉得不对劲儿了,怎么他家孩子被这么戳还没反应呢?平时跟个小姑娘似的,不是他或者佐助,别人碰都碰不得。半晌鸣人反应了过来,今天早晨奶粉是佐助兑的……不是这家伙放了什么东西吧?当场鸣人就把佐助喊了下来,问怎么回事。佐助一甩头,说了句“为你好”就消失了。鸣人吓得把自家儿子拍了又拍,结果小家伙只是打了个咯,继续睡得昏天地暗。鸣人这才放心。


好不容易坚持到开完会,鸣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开了。简直毫无火影的尊严……全程围观的鹿丸都不好意思见人了。之后鹿丸跟鸣人促膝长谈,中心思想只有一个:以后开会别带你儿子了。你是去商讨国家大事,不是开家长会。


结果鸣人就搞得生离死别一样,连佐助都看不下去抱着孩子转身就走了。


再然后……鸣大大的儿子就开始了他吃百家饭的日子。当然,头一个倒霉的是鹿丸。我说:“你纯属活该。谁让你多嘴让鸣人不带孩子开会的?”


鹿丸死鱼眼望天:“我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为了村子的长远发展…………”


本来第一次轮到鹿丸带孩子的时候,我挺高兴,还凑过去瞻仰未来木叶小王子的尊容,求个平安,万一AB想不通了又让主角帮打打打,我得提前做好准备。结果这小子挺安静的,一双湛蓝的大眼睛瞪得圆乎乎的,看什么都好奇。还挺可爱的。长得跟佐助七分像。这个时候我才一抖:“鹿丸,你跟我说实话,这孩子究竟是哪儿拣的? ”鹿丸:“……你看他这样子像是捡的吗?”我:“不像。”鹿丸:“那不就结了?”我也不忍心继续问,我还想保持完整地三观。


然后,今天轮到我倒霉了。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帮教主带孩子了。不过这孩子现在已经四五岁了,还不到上忍校的年龄,家里有佐助这么个熊家长的影响,导致这孩子提早进入了打砸抢的年纪。早晨鸣大大才召见我,让我帮他带孩子,我赶忙说好好好。之后光速回家收拾东西。小黄书啊,烟枪啊什么的全部藏好。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免得熊孩子来搞破坏。这孩子熊起来简直拉都拉不住。跟他爸一个德行,多动症。


在过了磕磕绊绊的一天之后,这孩子终于累了,要睡觉了。没想到睡觉前他说要听故事。


我根本不知道讲什么,但是又不忍心拒绝这个混世小魔王那双占了脸的2/3的湛蓝色的大眼睛。每次被他这么一看,我都有种沐浴在教主的注视下的感觉……


我突然想到今天早晨上班的路上看到的那两个手挽手的老不修,灵机一动:“那好吧,听故事是吧?我给你讲个两个奇葩的故事吧。”


没想到这小子一噘嘴,说:“我不听卡卡西老师跟带土叔叔的故事。”


我:“………………谁要给你讲他们两个的故事了……”


“那我也不听卡卡西老师和伊鲁卡老师的故事!”


“我说了要讲关于卡卡西师匠的故事了吗???”


“……那好吧,我也不听斑和柱间的故事。”


我:“……”卧槽直接默认另外两个宇治波为奇葩,这肯定是佐助教的。


我只好耐心的问他:“为什么呀?斑大人跟柱间大人的故事挺好的啊?”


教主家的小子:“不要。我爸爸说每天早上上班都看到他们两个,连买个菜都要手牵手,简直瞎眼。”


我内心稍微唾弃了一下教主,你还好意思说别人!然后我只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你一个四五岁的婴幼儿懂个屁……那叫真爱,真爱懂吗?”


这孩子明显不买账:“我都没让你讲我是从哪儿来的呢!”


我:“……”我根本就不想知道你是从哪儿来的好吗!!!


半晌,我道:“这种奇葩的问题应该去问你爸妈。”


结果这小子回答:“我父亲大人说我是捡来的。但是我爸爸说我是他生的。”


我:…………


教主啊。你怎么跟你儿子这么说呢。


于是我转换话题:“那好吧。我给你讲另一对奇葩的故事。”


这孩子立刻说:“我爸爸他们不奇葩!”


我:“我有说要讲你那两个爹的故事吗??有吗?有吗???”这孩子怎么这么难搞,如果智商跟 教主小时候一个样,用得着我们这帮炮灰这么费心费力吗!!说不定这孩子这么奇葩,是大蛇丸实验室里合成出来的……


木叶小王子终于服软了,用很勉强的语气跟眼神给了我继续说话的权利:“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听一听吧。”


我:……


这肯定都是佐助教的。


于是我开始讲了:“从前有个村儿,村里有个傻子。傻子他爹娘死得早,就剩傻子他一个人。结果傻子遇到了另一个小少爷,也是从小父母死得早,唯一的哥哥还当了叛徒——”


“舅舅他不是叛徒!”小傻子不服了,打断我。


“……后来傻子的小少爷也走了,当了通缉犯——”


“父亲大人不是通缉犯!!!”小傻子开始吼了。


“………………然后傻子去把通缉犯追了回来当了村长生了个小傻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完好了睡觉!”我一口气讲完,拉灯,冲出了房间,带上了门。身后还传出小傻子大吼:“我要告诉我爸爸!”


呵呵。


我说他爸是傻子他没意见,一说到他们宇治波家的人他就一蹦三尺高。鸣大大你平时是怎么管的!


这日子没法过了。



评论

热度(43)

  1. 熊猫眼O_o黑啤来一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