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眼O_o

【带卡】《有关爱情魔药在实际生活中的使用及后续调查报告》(一)

我想做个好人:

*HP au的带卡文。


*可能有微量止鼬、鸣佐。


*是 @燃燒的骨頭 太太的设定!太喜欢了!(希望没毁掉




(一)




“给我挪个地方。”宇智波带土说道,“挪一挪,挪一挪,哎,止水,你动一动。”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坩埚、一本封面很脏的《高级魔药教学》和一只摇摇欲坠的银天平一股脑的丢到止水和鼬面前的桌子上,震得两位拉文克劳刚花了五分钟摞好的曼德拉茎块一哄而散。


止水没动,鼬也没动。


“你不能坐这儿。”年长的拉文克劳拒绝道,“如你所见——这张桌子已经满了。”


“所以让你们挤挤。”宇智波带土干巴巴的说道,硬是挤出一个微笑,“展现同族爱的时候到来了。”


他的两位同族交换了一个目光。止水没动,鼬也没动。


“我不想跟你坐一起。”止水又说道,“拉文克劳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扣分。”


“那你走开,我跟我大侄子坐。”


“……”宇智波鼬终于开口了:“对不起,我拒绝。”


“……”带土绝望了,“同族爱呢?”他痛心疾首的质问道,“你这样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对得起你五岁那年跟我一起偷吃的苹果派?”


“……很抱歉。”鼬说道,“但是NEWT的魔药成绩对我来说很重要。”


带土瞪着他们,心情十分焦虑:时间不多了,顶多还有两分钟,大蛇丸教授就会如往常一样走进教室——头发和舌头都在脑后迎风飘荡——给这些七年级的学生带来新学期的第一个下马威,他可不想成为第一个在魔药课堂上被扣分的人。


“赶紧的,”他催促道,“同族爱呢?挪一挪,挤一挤嘛!喂,止水,你还记得我们光着屁股度过的童年时光吗?”


“……”宇智波止水沉默了,他又一次和自己的好友交换目光,两位善于谋划的拉文克劳谨慎的思考着格兰芬多话里的含义。


【他是不是在威胁我?】


【是。】


宇智波止水决定做最后一次努力:“你为什么不坐你原来的座位呢?”说着,他和鼬一起扭过头,朝斜后方望去。“喏,卡卡西旁边的位子正空着呢。”


“……”宇智波带土飞快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好友——后者正在把龙骨粉摆成金字塔的形状——“不要。”他迅速地说道,“我跟那家伙正在绝交。”


“……明白了。”止水回答道,“但你还是不能坐在这里。这是我和鼬的座位。”


“那我怎么办?”


“你可以向卡卡西道歉。”


宇智波带土瞪着宇智波止水。宇智波止水毫不畏缩的回视着他,两人默默的拼起了不眨眼的游戏。


宇智波带土输了。眼泪从他乌黑发亮的眼睛里喷涌而出。


“你到底要怎样嘛!”他气急败坏的大喊起来,“想跟你们破除学院的隔阂、重温往日的家族爱,就那么难吗?”


“所以说,”鼬突然开口了,“你刚才一直不断提到的‘家族爱’,到底是什么?”


“……”带土一时语塞了,“总之你们快点给我挤一挤!”他大叫道。


“那卡卡西呢?”止水问道,“大蛇丸要求两人一组,你不跟他一起,他跟谁搭档呢?”


说罢,宇智波家的三人又一次不约而同的回头望去,白发的格兰芬多正在称兰草根粉的重量,桌旁的孤单身影看上去非常单薄。


“什么啊,可怜兮兮的。”带土嘟囔道。


“嗯嗯,真的很可怜。”止水闭着眼睛,敷衍的说道,“所以你快回去。”


“果然那家伙没有我就干不了什么。”带土又说道,“看他多孤单、多寂寞啊!看他比对羽毛笔尖是否对齐书脊的样子——多可怜啊!”


拉文克劳的两位宇智波对视了一眼。


“你说怎样就怎样吧。”止水说道,九月十五日出生的旗木卡卡西,对于自己桌上的东西的摆放一向有一套严格的要求,就止水来看,没有了带土和他的坩埚,卡卡西正自得其乐呢。“所以快点回去。”他催促道。


“没了我这个搭档鼓劲,果然天才也做不了什么啊!”带土带着一种神秘的满足感说道,“你看他的头发是不是也耷拉了?看起来更软、更好摸了吧?还有脸色,也更苍白了吧?”


与其说是耷拉了,不如说像风中的野草一样像一个方向顽强的倒着呢,至于脸色,你是怎么透过他的口罩看到的?另外,你什么时候摸过卡卡西的头发?宇智波止水强压着自己开口的念头,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开口,带土肯定会更加没完没了。


“太可怜了,真是的,我要不是看他可怜,就凭他做的事情,我是说什么也不会原谅他的!”带土自言自语般的说道,“可是谁让我是格兰芬多唯一的宇智波呢?我当然要以我的胸怀原谅他,但在那之前,他得……”


“天藏。”卡卡西拍了拍前桌同学的肩膀,“你有搭档了吗?没有的话跟我一组吧。”


赫奇帕奇的大和天藏看起来对这段跨学院的合作关系不能更满意了,就像生怕卡卡西反悔似的,他连忙把自己的坩埚和书本一股脑的抱到了卡卡西身旁的空座位上,他的所有物几乎将卡卡西建立的桌上王国毁于一点,卡卡西也没有气恼,更没有像对待带土那样跳起来大叫:“你这笨蛋吊车尾的!”


“说起来,你不是一直跟宇智波带土坐在一起的吗?”大和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问道,一边慌张的试图把坩埚重新架好,很显然,他也不想成为魔药课堂上第一个被扣五十分的人——这才开学第一天啊!


“他不想跟我坐。”卡卡西轻描淡写的回答道,就好像他从第一次登上霍格沃茨特快起就形影不离的好友只是在用餐时去拉文克劳的桌子上取了一趟南瓜汁。他一边说,一边用魔杖敲了敲大和的坩埚,那只坩埚发出一声得令的脆响,立刻就规规矩矩的摆好了。他向大和露出笑容,厚道的赫奇帕奇也跟着微笑起来。


“……”宇智波带土尴尬的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他转过脸来时,脸色比他的坩埚底还黑,考虑到他的魔药成绩,那可真是相当黑啊。“挤一挤,止水,挤一挤。”


上课的时间要到了,大蛇丸的脚步声已经在地窖的走廊里回响,两个拉文克劳最后对视了一眼,止水无奈的向一旁挪了挪,给宇智波带土让出了位子。


“这才像话嘛。”带土满意的说道,脸依然是漆黑漆黑,他似乎打定主意不去回头看卡卡西的情况,但依然忍不住脖子条件反射般的动作。他悄悄地回过头,发现自己正对上了好友的眼睛。


“看个屁。”他用嘴型骂道。


“看个‘屁’呢。”卡卡西拉下口罩,也用嘴型回答道。


“……”


带土气呼呼的回过头,决定再也不要理他了。


止水忧伤的叹了口气。鼬跟着他叹了口气。


“哎,人与人,怎么就是不能互相理解呢?”年长的宇智波问道,“梅林怎么就不能给我一个聪明点的表哥呢?”


带土是鼬的叔叔,鼬是止水的堂弟,止水是带土的表弟,这里面涉及到一些宇智波家烂账一样的人际关系,这事儿不能说太细。


总之带土的侄子、止水的堂弟叹了口气,又一次摆放起面前的曼德拉块茎来。






这一天的魔药教授看起来有些不一样。


他的头发不是柔顺飘荡的,而是像刚经历了厉害的爆破咒一样翘着的;他的身姿也不是扭曲妖娆的,而是挺拔结实的;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睛,不是蛇一样的瞳孔,而是黝黑明亮的。


在霍格沃茨读到第七年,这些征兆足够让你明白,你眼前这个并不是大蛇丸。当然,这对宇智波桌上的三人来说,还不是最决定性的。


他们错愕的互相看了看,都看到了另两双与新教师一样的黑眼睛。


“小崽子们。”新老师傲慢地说道,点了点下巴,他一挥手,地窖的门就砰的一声关上了,吓了同学们一跳。“你们的老师大蛇丸,由于一些……(他翻了一个白眼)换季的原因,现在正在圣芒戈接受特别治疗。”他一边说,一边拍了拍黑板(无需魔杖!?),一行花体字悄然出现在其上,“这是我的名字。”


他根本无需如此,作为最让魔法部头疼的魔法师之一,他的大名很长一段时间都折磨着备考的学生们,几乎每隔两章,你就会看到宇智波斑和他爆炸的黑发出现在《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里。


“东西在柜子里,”宇智波斑指了指柜子,柜门轰的一声打开;“做法在黑板上,“(他指了指黑板上逐渐浮现的字样),“根据你们校长驻间的要求,今天我们将学习……”他翻了翻讲台上的《高级魔药教学》,又翻了个白眼,“爱情魔药。”




*多谢大家提醒,改了个bug.



评论

热度(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