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眼O_o

预谋(鸣佐)

Ancy:

想念太太


泗橘:



来自合志《朋友承包责任制》
作者:精十少女
本人只负责代发
——
预谋




若要追溯眼前让人欲哭无泪的情景源于何处,那只能勉强归咎为人类无穷无尽的好奇心,与野火烧不尽的作死欲。
他漩涡鸣人指天发誓,倘若神明能够使时间倒流,就算再砍掉他一只手,他也不会去参加那个该死的抽奖活动,更不会发挥一贯引以为豪的幸运天赋抽中大奖。
只可惜这个世界是没有后悔药卖的,无论他有多追悔莫及,他还是不得不和一生的挚友手拉着手并排而坐,十指相扣的那种——就跟他俩手上又被沾上了秘术.黏黏胶似的。
气氛一时间尴尬到令人窒息。
能感受到吗?如果不能的话请试着想象一下,两座忍界战力巅峰,你侬我侬地凑在一块儿,指节紧贴得像附枝生长的菟丝花。不但如此,本该严肃的火影办公室此刻还飘飞着许许多多诡异的粉红气泡,甚至可以配上爱意缱绻的小情歌作为背景音乐…
简直活脱脱的少女恋爱向轻小说啊!感觉下一秒一方就会结结巴巴地对另一方说“XX君,其实我一直…喜欢你”了耶。
但希望你没有产生错觉,他们之所以会干出如此恬不知耻之事,绝对绝对不是因为他们的性取向和木叶新种的小树苗一样弯。
至少大家认为漩涡鸣人笔直得天地可鉴,日月可表!呃,至于佐助吗?不好意思,他看起来更像无性恋。
言归正传,前面已经说过了,这种惨绝人寰的景象,全部都要归功于两天前鸣人一个偶发的抽奖行为。
那你肯定要问啦,是怎么样的惊天大奖才能让两颗原子弹相亲相爱得脱离朋友范围啊,难不成还会抽中什么大蛇丸出品必属精品的迷情剂吗?
但摸着良心讲话,这奖还真不能甩锅给掌握核心科技的研究狂魔,也不能甩给哪怕埋在棺材里了也要用腐朽声音喊出“我是时臣”的二代目,甚至就连不管是谁的错反正总而言之怪世界的世界都接不过。
因为抽奖活动的主办方是个地道的汤忍。
懂了吧?专出邪教徒的汤忍啊!有怪力乱神之术很奇怪吗?
这家伙是三天前来到木叶的,据他自称因侍奉邪神大人而云游四海,沿途收集有各种千奇百怪的小玩意儿,为了换取继续旅行的资金,才在歇脚处顺便搞了抽奖活动。
他说的话应该有一半是可信的,毕竟所摆出大部分奖品也还算是诱人(鸣人认为其中各色口红居功至伟),因此生意异常火爆。大家跟过年过节似的从村口排到中心街,人人都乐意花点小钱碰碰运气。
当时佐助刚从辉夜城调查完回来,许久未见再次重逢的喜悦在鸣人胸腔中激荡,当即就要拉着佐助去一乐拉面接风洗尘。
两人一个兴致勃勃,一个不情不愿,好不容易走到一乐门口,发现这下绝了——浩浩荡荡外围排队抽奖大军在他们与拉面之间画出了一条银河。
“天啦,一万个人要阻挡我和手打大叔团聚。”鸣人眼眶中泪花闪烁,仿佛随时会泫然而泣。
佐助却毫不留情地拆穿了他:“这里没有一万个人,最多八百。”
“我也应该影分身出一万个人来拆散他们…”鸣人四下张望,很快搞清了情况,“抽奖真的那么有趣吗我说?”
“你去试试啊。”佐助无所谓地耸耸肩,“也许会抽到一杯泡面。”
“有道理!”
鸣人瞬间打起了精神,乐颠颠地加入了排队大军,没法,虽然他身为火影,然而却并没有插队特权,毕竟木叶是个讲究公平公正公开的创新风试点。
这个队排了八年。
开玩笑的,约莫四十五分钟后,他俩终于挪动到了抽奖箱面前,主办者夸张地叫了一声,“火影大人亲自莅临指导!真是让小店蓬荜生辉啊!”
“…其实我就是想抽个奖。”鸣人打断了他滔滔不绝地恭维,“奖品里有杯面吗?”
“没有,但是有其他好玩的小东西哟。”主办者语气轻快,尾音上扬,欢乐得让鸣人感觉他每个字之间都该加上哲学符号。
但他并不在意这种小问题,要知道他漩涡鸣人可不是非大的,从小到大他都坚定地站在欧洲人的那一方,就连玩木叶最新推出的卡牌游戏也从不坠机,羡煞一干脸黑人士呢。
幸运天赋满点的七代目眼都懒得闭,随手抓出一个纸团递给主办,便换来一阵惊喜的呼声,“火影大人!特等奖!!!”
“是什么?”他洋洋得意地给身边的佐助使了个眼神,意思大概是“你看我屌吗?”
佐助摇摇头,又做了个晕眩的动作,转而追问主办说:“是什么奖?”
“您非常幸运!这个奖是汤之国独有的…”主办方压低声音,制造神秘的氛围,而后猛然拔高嗓子道,“邪神大人的一个咒语!”
佐助:“……”
鸣人:“谁稀罕这个哟我说…”
主办者有些挫败,却依旧没有放弃推销,“咒语很神奇的!它会给你非常难得的体验。”
“比如觉得拉面很难吃吗?”显然不太感兴趣的鸣人漫不经心地敷衍道。
“咳咳咳!这个咒语是这样的。”主办者做作地轻咳几声,“请您说出一本小说中两个人物的名字。”
“哪一本?”鸣人提问。
主办者笑着回答:“随便哪一本。”
“呃,让我想想…”鸣人思来想去,发现自己认真读完的小说除了第一人称的《根性忍传》外也就只剩以文载道的爱情巨作——《亲热天堂》了。于是他回忆了一下男女主的名字道,“知久、冬。”
“好的,请您在掌心画出一个六芒星,再选择一个人,看着他的眼睛再重复一遍您刚才说的名字。”
“啊好的。”本着就近原则,鸣人下意识地照做后转过头对佐助说,“知久、冬。”
佐助翻了个白眼,暗自嘀咕:“蠢死了。”
可他才刚说完这句话,就感受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了起来,双颊也不由自主地染上绯红的颜色,脑海里竟是莫名地生出因爱慕而羞赧的感情来,迅速地看了鸣人一眼,丢下一句“超级大白痴”转身跑走了。
“……”鸣人茫然失措地站在原地,“他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个样子?”
“咒语啊。”主办人笑眯眯地说,“你看着他的眼睛说出咒语,你们的关系也就会变得像你选择的两个小说人物关系一样哦。”
“这样啊………”
鸣人想了想亲热天堂里男女主的关系,又想了想刚才佐助的反应,沉默片刻,认真地问,“我可以退货吗?”
显然并不可以。
否则他们俩也不会跟当众处刑似地坐在这儿了。
拜邪神的咒语所赐,哪怕两人分开一分钟,心中都会出现有如热恋男女不可得见一般的焦灼感;而即使共处一室,也会不由自主地想做出一些更加亲昵的举动,甚至…
甚至鸣人想都不敢想。
“怎么办啊我说…”鸣人一边轻轻捏住佐助的手,一边哭笑不得地说,“这玩意儿要怎么样才能解开?”
“我怎么知道…你没问他吗?”佐助扭过头去,避免与他视线交汇,他可不想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脸红心跳,会累死的。
“他说要么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就失效了,要么,呃,他给了我一封信,说如果三天后都没解开才用上面写的办法。”鸣人绝望地叹息一声,“然后他就畏罪潜逃了。”这时他脑海里鬼使神差地回荡起一段旋律,“汤忍抽奖汤忍抽奖,王八蛋老板欠下…”
“打住。”佐助忍不住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那个混蛋。”
“好的宝宝,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鸣人刚说完就惊恐地捂住嘴,神色慌张地对佐助摇头使眼色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但他自证清白还是晚了一步,因为佐助已然额角青筋暴起,一字一顿地威胁道,“漩,涡,鸣,人。你再来一句试试?”
“亲爱的不要生气,我错了。”鸣人怜爱地摸了摸他的脸颊。这下把佐助气得都快吐血了,当即抡起拳头就要让他清醒清醒,可还没砸下去,力道便已松懈殆尽,落到鸣人胸前完全像是爱侣间用于撒娇的情意绵绵拳。
佐助怔在原地,像一座石像似的沉默了很久,他满脑子都乱哄哄的,茫然失措到像有一万只九摩诃在跳大腿舞,最终还是鸣人先开口,诚挚地道歉说,“对不起,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我也是。”佐助努力地把喉咙中呼之欲出的那句“其实是我先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矫情话吞了回去,勉力维持常态。
“先将就一下吧,明天就好了我说。”鸣人只好安慰道。
佐助回想了一下他们这两天“暂时将就”的地狱,只觉得浑身恶寒。他真的再也不想和鸣人隔空递飞吻了,也不想黏糊糊地我喂你吃一夹拉面你哄我吃口番茄,更不想出门前搂搂抱抱个没完。
他甚至觉得,如果对象不是鸣人的话,他估计会在咒语失效前选择毁灭这个虚假营销的汤忍村。
“他说的水到渠成自然而然是什么意思?”搜索记忆细节,佐助精准地抓住了疑点,“怎么才算水到渠成?”
“宝宝我也不知道啊…”鸣人苦着脸回答。
“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叫我?”佐助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你克制一下自己不好吗?”
“没办法,亲热天堂里男主就是这样喊女主的。我现在被咒语影响根本没法让理智跑赢本能…”鸣人为难道,“选项还有小甜甜和心肝儿,你更能接受哪一个?哦,似乎还可以叫小佐助来着我说。”
前面几个词顶多听起来有些别扭,可最后一个尾音上挑的“小佐助”差点没把佐助硌应到浑身上下鸡皮疙瘩骤起了。他想起很久之前打架时鸣人也是这样挑衅地喊他,只觉得浑身都不痛快,但他又实在不愿意和谁心肝来宝贝去的。
于是佐助说,“那你别讲话了,写字吧。”
鸣人从善如流地拿出纸笔,「现在是早上10点,要等到第三天还有14个小时呢,要么我们先把信封拆了看看吧。」
“不好吧,你还记得中忍考试的天地卷轴吗?提前打开也许就没用了。”佐助不赞成地摇摇头,“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搞清楚他说的水到渠成是什么意思。”
可惜两人都不太能与汤忍神棍的脑电波发生共鸣,他们面面相觑了很久,直到视线开始擦出暧昧的火花也没能找到头绪。
鸣人摸了摸鼻子,努力克制想亲吻佐助的冲动,尽量维持冷静思索片刻说,“既然是小说人物的关系,那说不定像他们那样走一遍剧情到结局就能解开咒语了。”
“你想怎么样?”佐助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你以为我不知道亲热天堂里写的是什么内容吗?”
“……你误会啦真的!它和外面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的那些小黄书一点都不一样!是带有文学性的!男女主的爱恨缠绵非常揪心,让人感同身受!”鸣人义正言辞地替师父反驳,“虽然我觉得不好看,但是你不能把它打成三流文学作品啊我说。”
“好啊!”佐助更来气了,干脆冷笑道,“那你倒是说说他们干了什么值得鉴赏的事啊!”
鸣人也不甘示弱地回应道,“可多了,比如…”
比如他俩跑出去找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爬上去坐在树枝上看了会儿风景。然后鸣人紧张地握住佐助的手问,“你准备好了吗?”
“啰嗦。”佐助甩开他他,脸上写满了早死早超生,“要亲就赶快亲。”
“可是你不觉得我们俩接吻很奇怪吗?”鸣人还是很纠结。
“奖是你抽的,角色是你选的,就连男女主剧情走完就可以解开咒语也是你说的。”佐助提醒道,“你怎么好意思说别人奇怪?”
鸣人深以为然,觉得这么一说还真是自己对不起佐助来着。他缩了缩脖子,视线上移至佐助的嘴唇,浅红色被重叠树叶罅隙中渗下来的光芒一照,让他感觉有那么一点像晶莹剔透的果冻质地了,看上去柔软得使人心跳加速。
只是亲一下,又不会掉块儿肉对吧?眼一闭心一横就好了,鸣人自我说服道,况且不是别人是佐助啊,难道他亲佐助的次数还少吗?
这样想着,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找准位置,飞快地在对方唇上轻啄了一下。
“解开了吗宝宝?”完事后鸣人连忙发问。
佐助却用关爱傻子似的眼神打量着他,似笑非笑道,“从你的称呼来看,显然没有。”
“……”鸣人沮丧地低下头,“是不是时间太短了…?”
他回忆一下书中的对应段落,似乎写的是“冬含羞带怯地望着我,目光盈盈得像是盛着一汪清泉,直让我心头涟漪泛起。几缕曦光照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我感觉她仿佛整个人都笼罩在光芒中央,脸庞娇艳如同春日初开的花。于是我实在忍不住了,伸手揽过她的腰肢,与她交换了一个深吻。”
深吻啊…鸣人捂住发烫的脸颊,试着将主人公带入了他们俩的面容,当即气血上翻,把自己烧得更加面红耳赤了起来。
“那你要再来一次吗?”好半天他才缓和过来,鬼使神差地用手指抵住佐助的嘴唇,动作轻缓地磨蹭着说,“这次我会吻得很久。”
“……”佐助眨眨眼睛,从黑发中露出的耳朵尖迅速地充血到鲜红欲滴,搡开他后用天手力瞬移到地面,恶声恶气地呵斥道,“控制住你的煞气再和我讲话。”
鸣人不明所以地冲他的背影问道,“可是我刚才没有喊你心肝啊我说…哪里不对啦?”
“闭嘴。”佐助把拳头捏得咔擦作响,“打一架吧。”
“不要!”鸣人也跳了下去,立马反驳道,“亲热天堂的男女主在床上打枕头大战,我觉得太肉麻了我不想干。”
“那怎么办?”
“不知道。”
根本没法好好工作的两个人只好顺着南贺川散步,边走边讨论对策。该死的咒语依旧将他们的手像磁铁南北极那样黏在一起,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掌心的热意。最糟糕的是佐助似乎只要一不留神,就会忍不住歪着头靠到鸣人肩上,举止缠绵恩爱得像是新婚妻子陪丈夫出门散步。
他大概一辈子都没丢人到这种地步,而且…佐助至少看见五个偶然经过的路人惊恐地向二人行注目礼,然后转过头疯狂地交换八卦,他可以指天发誓,明天的木叶头条肯定是——《惊天喜讯!七代目火影有意择日完婚!》,副标题肯定还会加一个吊人胃口的“对象竟然是…ta!”
下面要配一张他俩相依相偎的偷拍照。
果然当初应该处决五影的是吗?佐助绝望地想,也许明天就会收到各国贺电了呢。
“佐助!鸣人!”
正当他百般郁结之时,身后却传来一声呼唤。回头一看,竟是小李以800米每秒的时速杀了过来。
“怎么了李?”鸣人开心地向小李挥手招呼,“这么急?”
“我听大家说你俩在河边燃烧青春,跑过来一看果然如此。”小李露齿一笑,“所以你们在一起了对吗!”
佐助张张嘴想要解释:“不,其实我们…”
“是相爱的。”鸣人本能地按照书中台词接过话茬。
佐助:“……”
“太好了!”小李激动得蹦起八丈高,斗志高涨地往回跑走了,只留下一阵狂笑和一声高呼,“这样我就可以追求小樱了!”
这下完了,佐助心道,在咒语解除杀人灭口之前,全世界都会知道我们是一对儿了。
他自暴自弃地转过头对鸣人说:“如果我对汤忍丢一发天照,你会阻止我吗?”
鸣人温柔地笑着回答:“怎么会呢亲爱的,我肯定得帮你吹风啊。”
“……”佐助语塞片刻,虚情假意地感谢说,“谢谢你挽救了汤忍数千条性命,我现在一点都不想扔天照了。”
他们继续向前走去,沿途几乎收齐了所有同期的祝福,耿直的天天甚至说话前率先塞给了鸣人份子钱,并且提醒鸣人要多学习,做好安全防范措施再上手,毕竟谁都不知道阴阳合一会不会孕育出森罗万象…
就在佐助的耐心告罄之前,鸣人终于一拍脑门找到了问题的关键,“其实水到渠成是不是只需要重演一遍结局就可以了?之前
那些乱七八糟的不一定非得模仿吧我说。”
“所以呢?”佐助有气无力地回答,“结局是什么?他们疯狂地做爱了?”
“怎么会?!”鸣人像被光照到的夜行动物那样惊乍而起,大声吼道,“我都说了你对亲热天堂有偏见,里面根本不是你想象的这些情节好吗?再说你觉得我会主动提出和你做爱吗我说!”
他的声音震落了几片树叶,也怔住了来来往往的全部行人,一时间万众侧目,竟悉悉索索地响起了掌声,“这么直球,不愧是七代目啊。”
两人交换一个眼色,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如出一辙的尴尬,于是恨不得钻地缝二人组只好拉着手灰溜溜地跑了,完全没有意识这种落跑的行为简直像是私奔的小情侣。
找到个隐蔽之处后佐助才停下脚步,边平复呼吸边说,“究竟结局怎么样了…”
鸣人拍拍他的背帮他顺气,回想着复述,“知久和冬参加了夏日祭典,捞金鱼啊掷水汽球啊什么的,最后在烟火爆开时互相告白并且接吻了。而且巧了,今晚还真就是祭典来着。”
“有点套路。”佐助评价道,“不过尚可接受。”
华灯初上,人声鼎沸。
换好浴衣的佐助为了遮脸掩饰,还特意带上了鸣人提供的天狗面具,顺便一提,鸣人自己带了狐狸的。
“保险起见,我们该把他们玩的项目都重复一遍是吗?”佐助提问,“他们干了些什么?顺序呢?”
“捞金鱼,吃苹果糖,扔水汽球,和投标。最后看烟火。”鸣人如此规划道。
“那你动作麻利一些,早一分钟解咒都好。”佐助在心中罗列好最近线路,拽着鸣人向金鱼摊走去。
见他斗志高涨,鸣人也就只好把那句“可是烟花是定点才放的”吞回了肚子里。
为了回本赚钱,摊主通常会在捞金鱼一项目上动点小手脚,比如用薄薄的糊纸来作为网的材质。因此它不多时便会在水中化开,大大增加了捕获金鱼的难度。
尝试多次未果的鸣人沮丧地低下头,对佐助提议说,“等会儿你偷偷放个千鸟吧,电鱼。”
“……”
佐助选择不对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做出回应,自己却偷偷地打开万花筒写轮眼,预测好金鱼的游动轨迹后手起网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捞起了两条大眼泡金鱼,为自己赢来身边小朋友艳羡的目光,和鸣人浮夸的鼓掌。
老板为他们装好金鱼,佐助用小袋子提在手里,又去依样画葫芦买了两个糖苹果咬着吃后,这才和鸣人一道向水汽球摊走去。
“糖苹果真的太甜了。为什么没有糖番茄?”
他兀自吐槽道,转头却发现鸣人怔怔地望着一排排的水汽球发呆。他有点疑惑,又猛然想起听说鸣人最敬爱的自来也用这个交会了他螺旋丸。
“鸣人。”佐助握了握他的手,“我小时候哥哥也会给我买糖苹果。”
“嗯…”鸣人点点头,用力回握佐助,“谢谢,刚才走神了。说起来佐助总是能猜到我在想什么呢,影分身也是…”
“那是因为你是超级大白痴。”佐助轻笑着说,“情绪都写在脸上。”
“可别人就不会…算了,我们来比谁扔得多吧!”
童心忽起的两个人在投标和水汽球摊上消磨了漫长的时光,纷纷拿出平日里投掷苦无飞镖的架势来较劲儿,记录刷新又刷新,直到老板给出所有奖品求他俩走人才算罢休。
“真的很好玩啊我说。”鸣人左手抱着一大堆战利品,右手牵着佐助,眼睛里盛满了如空中星星一样明亮的笑意,“我很久没和佐助这样待在一起过了,你都在外面云游。”
“是挺好玩的。”他说得真挚极了,佐助有些脸热,所幸昏暗的环境是最好的遮挡,正好能掩盖住他发烫的双颊,“我以后会多回来的。”
“其实咒语也没有那么讨厌,挺好的。”鸣人小声地喃喃自语。
“什么?”人群喧嚣,佐助没太听清。
“没什么!”鸣人灿烂一笑道,“我们去看烟花啦看烟花!这是最重要的一项!”
他话音刚落,随着“嗖”的一连串破空之声,一颗颗亮点没入遥悬天河,再绚烂绽放,在夜幕中点缀出亮紫的满天星,灿金的蒲公英,火红的玫瑰…许许多多刹那芳华的花。
美丽燃尽后,那些星星点点的光芒向瀑布流水一般倾泄而下,落入佐助漆黑的眼眸中,像夕阳亲吻湖面那样波光粼粼,让他看上去难得柔和了起来,整个人都如同一把收起锋芒的利剑。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咒语影响,鸣人竟看得有些挪不开视线了,完全无心观赏烟花盛典,满心满眼都只注视着身彻。
鬼迷心窍之下他突然发问,“佐助要和别人中了这个咒语会怎么办?”
“不怎么办。”
佐助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干脆利落得鸣人打了个寒颤,可他还是跟中邪似地问了下一个问题,“那我就可以咯?”
不过佐助还没回答,他就自顾自的替佐助补道,“因为我就是那个唯一。”
“闭嘴。”佐助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我当时不是这个意思。”
“哦。”见他要恼,鸣人识趣地换了个话题,“接吻吗?不对,似乎按照流程得先告白?”
“……”佐助语塞半晌,艰难道,“他们怎么说的?”
鸣人抿着嘴唇想了想:“似乎是冬问知久说,知久君把我当做什么。”
“好吧。”佐助复述道,“你把我当做什么?”
“当做我最好的朋友!”鸣人不假思索地回答。
“……”佐助本能地静默少时,又恍然大悟似地看着他,“是不是已经解开了?现在几点了?”
一颗比之前都更大更亮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开来,震耳轰鸣中鸣人摇摇头,一边大声回答着什么一边吻了上去。
漫长的热吻中佐助不太确定自己有没有听对,鸣人说的好像是…
和我喜欢的人?
一吻终了,佐助扭过头去擦拭掉唇角藕断丝连的一丝,鸣人则看了看时间,拿出信封拆开了。
“等一下。”佐助说,“你现在还会感觉脸红心疼吗?如果没有就是已经解开了吧?”
“很可惜啊…”鸣人耸耸肩,委屈道,“我现在心跳快到要过呼吸了。”
“……”佐助蹙着眉,没好意思接一句“我也是”。
“那还是看看写了什么吧。”鸣人选择读了出来,“邪神的咒语其实并不能在人之间制造先前完全不存在的关系,它的作用只是像小说那样放大感情,也就是说假如你选择一个故事男女主的爱情为蓝本的话,要是你和对视之人没有超越友情的暧昧,咒语是不会生效,所以…”
“所以?”看不到具体内容的佐助还有些迷惑。
“所以我果然是喜欢佐助的!”鸣人笑着拥抱住他说。
“哎?等一下?”
“佐助也是喜欢我的!”
“什么?”
“在一起吧我说!”




尾声
佐助从书架上翻出精装版《亲热天堂》时鸣人正在厨房里洗碗。
再一次看到这本促使二人走到一起的奇书,他心里说不出是些什么感觉,只是有点抑制不住唇角流露的笑意。
这样想着,佐助好心情地翻到了最后一页。
「天下无双的赤发忍者——冬参上!!
香艳的色气场面伴随着冬的特技炸裂!!
轻轻地脱去身上的和服,她那柔滑光顺的曼妙身体呈现在了我眼前。
“我一直都觉得……冬,伴随着你的出现我们周围的空气也会跟着清新起来!”
我吞了口唾沫。」
“……”佐助冷笑着合上了书,咬牙切齿道,“ 漩涡鸣人,你给我过来。”
“怎么了?”鸣人从厨房中探出脑袋,不明所以地问。
佐助摇了摇手中的书,拳头捏得咔擦作响:“好啊你个吊车尾,书里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样写的!”
“等一下佐助!”鸣人惨叫道,“我可以解释!!!”
“解释你个大头鬼!”




笔名:精十少女
freetalk:应该就我爆字数了吧,真的不太擅长写短篇,希望大家看得开心,总而言之就是想讲一个不发朋友卡发恋人卡的故事。第一次参加合志,玩得很开心,最后希望大家能觉得鸣佐好吃!么么哒。
Lofter ID:精十少女


评论

热度(393)

  1. 熊猫眼O_o既见君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琉歌既见君子 转载了此文字
  3. 傅里叶级联螺旋加速发射炮墨色粽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NS文仓
    墨色粽子:
  4. 没见过金鱼头阿既见君子 转载了此文字
    想念
  5. 既见君子泗橘 转载了此文字
    想念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