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眼O_o

【树洞】我人生中的所有遗憾

d0f0l0f0:

喵!小短文。
别问我为什么有时间不双更连载要写短文~
主cp柱斑, 
副cp些微卡带卡、鸣佐(别期待太多)


--------------------------------------------



0L
如题,前些天我死了活活了死,最后终于死透升天了,连我都觉得自己不容易。
死前,我和我的挚友达成了和解,满心期待去了黄泉能和他一起喝交杯酒,然而一睁眼,我又活了。
说实在,连死都不让人好好的死,必须差评,幸好挚友也一起活了。


说说我的遗憾,那就是挚友、挚友、还有挚友。不是说我挚友有很多人,而是我人生中所有的遗憾都跟他有关。


小时候我和他相识,两人一见如故,我再没见过比他更可爱、温柔、聪慧的人,他的话语像明亮的剑光,划破了黑暗,驱散我的迷惘,又像高悬夜空中的启明星,是我的天启。
然而,我们两家却是世仇。其实我在之前就隐隐约约察觉,但是为了能拉长跟他在一起的时间,我选择装傻。之后我们的关系还是被双方家长发现了,被迫分手。我很不乐意但他似乎是下定了决心,那瞬间我觉得心都要碎了,这是我人生第一个遗憾。
再相见就是战场。


等到我们双方都在族内有了一定话语权时,我努力重建与他的关系,但是他依旧冷漠以对──现在想来他并不是无动于衷,只是碍于族人亲友──然后悲剧发生了,我的弟弟重伤他的弟弟。
我再提合作,要是当时能治疗他的弟弟,或许一切都能挽回。然而他的弟弟对我们很是防备,原本动摇的挚友被弟弟一句话劝回去,他坚持带着重伤的弟弟离开。
他弟弟随后牺牲了。
挚友找上我对决,那双眼里一片死寂,我知道他有多爱他弟弟。就算之后我们和解了,这件事依旧是道鸿沟,永远地隔开我们彼此。
这是第二个无法挽回的遗憾。


两族结盟后,我有意让他为首。
其实我隐隐约约有感觉得到,虽然他被我说服同意结盟,但他的心飘飘然不着地。曾经明亮的黑眼睛里只剩一片死寂、灰烬,我找了各种方法逗他,也只能让那双眼里偶尔燃起一点火星,很快又熄灭了。
再这样下去,事情会走向我所不希望的方向。
为了留下他的心,我提议让挚友为首,其实是希望用责任绑住他。大家在他的统领之下也会越发了解,他是个多么温柔体贴又善感的人,这样总有一天,我会找回那个在河畔边灿笑的挚友。
可我又失败了──众人反而推举我,不管是谁甚至是他族内,对我让他上台的提议都强烈反对。我无法想象,在这样一片反对的声浪中,他要如何坐上那个位置,属下会听从他的调派吗?他在执行公务时又会遭到多少刁难?无可奈何,我只有接下首领一职,我那时想着:趁着这段时间,我一定要好好跟大家说明挚友的好,让他们了解他、接受他,偏见总有一天会消失,到时候他就能顺理成章地继位了。
我真的好想看他穿上那套衣服,也想看他发现自己的头像被刻在岩壁上的模样──会红着耳朵炸毛吗?
然而,这个想法从没等到实现的一天,这是我第三个遗憾。


之后,挚友约我去他家,说了一通话就离开了。我思考了很久,这才大致上了解他的意思,他觉得我弟弟排斥他的家族,这最终会导致家族覆灭(?),他想让族人跟他离开,却被全数反对(??)。想要保护的族人不再需要他,而唯一重视的我会因为夹在他跟血亲之间左右为难,所以他决定自己离开(……EXM?)。
我那时觉得他想太多,后来证明他永远是如此明智。
而我就那样眼睁睁看着他离开了……


每次回忆到这,我就想把那个只会待在原地、期望挚友能停下脚步的我给敲醒。无论是怎么低声下气,要我跪也好要我抱着他哭也好,或是要动用强硬的手段,我都应该把人留下来。我怎么能在那时放开他的手,以致最终一切都无可挽回。
这是我第四个遗憾。


第五个遗憾……在数年后,我亲手杀了他。
我也受了重伤,伤不致死,但我却心如死灰。
在那之后,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强撑了几年,我最终还是倒下了。
我对不起被我娶进门的妻子,因为成婚当下,我完全感觉不到欢喜,有的只是卸下责任的轻松。我非常清楚,这桩结合纯粹是为了利益、为了让她在我支撑不住后,还能留下来成为村里稳固的支柱。


然后在数十年后,我被复活了,这才清楚,挚友当年所要寻找的──永远和平的途径──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得知,他的家族已然灭族──这才理解他离村的前夕,说的那番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弟弟排斥他们家族,然而最终继位者是我弟弟,我弟弟的继位者由他教授,也会排斥他们家族。代代传承的歧视偏见,最终只会导致那唯一的结果。


他曾有机会斩断这种孽缘。
在两族和谈前夕,他提出唯一证明我诚意的方法──让我杀了弟弟或是自杀。
我很清楚他的意思,要在他活着的情况下和谈,两族就必需势均力敌。
杀死我弟弟后,两族势力就能回到平衡。
或是我死,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我弟弟再有人望,也敌不过战国时代强者为尊的观念。到时候他们一文一武,也能达成另类的平衡。
我很感动,因为我看到了隐藏在他话语里的真实──杀了他。
可能在他想来,明明战败了还提出如此过份的要求,就算被杀也咎由自取。这么一来,主和派的族人可以不用顾及族长之仇的和谈,失去他支撑的主战派也会被彻底压服,我族就可以安稳地与对方结盟。
哪怕在他以为自己必死之际,依然为了成全我,做了这么多别人无法理解的事,他真的非常情深意重。
所以我选择自杀,他阻止了我。


建村后,事情果然走向我和他都不希望的方向。然而他仍有机会,只要他杀了我弟弟,或是逼迫我看清弟弟的作法,让我们兄弟阋墙(弟弟真的是个非常固执的人),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这件事,实行起来唯一的难度,就是会让我痛苦。而他的选择,在他伸手阻止我自杀时已经注定了。
是我的存在,逼着他选择了另一条路。
而这条路,却是一个熟知他心理的人,为他设下的陷阱。


最后挚友与我和解了,我们相约于黄泉,然而,我内心的痛苦无可言说。
没能即时理解他的内心、没能阻止他上当受骗、没能保护好他的家族、没能实现他的理想──这样的我为何能得到他的原谅。
我应该伸出手拉住他,而不是站在原地等他过来。自以为是给对方选择,实际上就是眼睁睁看着他被欺骗、伤害,这样的过错纵横我的一生。
这是我第六个遗憾。


既然能活着,我不想让人生中有更多遗憾了。
斑,能嫁给我吗?


1L我大哥老是卖弟弟
你有胆发这种文有胆出木叶重建费吗?


2L
套路,一切都是套路!
为什么笨卡卡从不套路我?!!这个世界是虚假的!!!


3L
情深意重温柔体贴又善感……这到底是什么牌子的滤镜?


4L再叫我樱哥就揍死你
起码他不发卡了!
尊敬的初代目,请问你可以拯救一下你的后辈智障卡皇吗?


5L
盆栽你敢觊觎我哥?!去死去死去死给我去死!!我有说错吗?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6L
爷爷,我还杵、在、这、呢!我绝对绝对不要叫斑奶奶!!!


7L
回复6L:妳想叫我还不想听,弱鸡,丢妳爷爷的脸。
宇智波不外嫁,你入赘就行。


8L
又是嫁又是入赘的,上下关系不查自清。


9L
哎原来朋友也可以结婚啊!那佐助我们也可以结婚!
毕竟我们是这么好的朋友的说。


10L
快来人阻止且力啊,他要在村子里用地爆天星了!!!


 

评论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