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眼O_o

【鸣佐】酒后乱性【短篇完】

茶壶:

圣诞节快乐!

元旦节快乐!

预祝大家2017魔都NSO玩得开心!!!


本文宗旨:两个小处男懂个屁~对

————————————————————————

 

阴影。

小旮旯。

窃窃私语。

 

御神袍长长拖在地上,一只猫从上面踩过,喵了一声,若无其事走了。

七代目火影抱着脑袋蹲在地上。

“怎么办我说。”

他沉痛地说:“我把佐助给睡了。”

蹲在地上的牙:“哦。恭喜你们打破了纯洁的友谊。”

鸣人抬起头来:“你这反应不对吧!”

牙从善如流:“真可惜你们打破了纯洁的友谊。”

鸣人托着下巴:“还是听出了幸灾乐祸的味道。”

同样被迫蹲在地上的鹿丸看了看日头:“诉苦就这样的话,我要回去了。”

苦恼的鸣人拉住他,徐徐道:“昨天不是庆功宴嘛。”

鹿丸一激灵:“我怎么不知道。”

“……怕你不给报销。”

打算把费用从火影工资中扣除的鹿丸沉着道:“你继续。”

鸣人偷偷看他一眼:“然后就喝多了呗。”

等第二天醒来,床上一片狼藉,两人赤身裸体,痕迹斑斑。用脚丫子想想这都是事后现场啊!鸣人先醒,他瞅了一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小兄弟,又望了望趴着睡的神魂不知的佐助。小处男一下就懵逼了。

然后他干了一件特别丢脸的事。

他跑了。

“等会儿。”

牙大手一挥,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他:“你说你把人睡了,还跑了。”

“重点不是我睡了我朋友吗?”

挑‘重点’听的牙痛心疾首:“你睡了人还跑了,你这得多渣啊。”

倒是鹿丸,提了个很警醒的问题:“你怎么知道你把人给睡了。”

你丫不是小处男么。

这问题问的好。鸣人一脸无辜:“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啊。”

鹿丸道:“不是。也可能他把你睡了呢。”

这就更让人好奇了。鸣人不可思议道:“这怎么可能呢。”

“……好。你继续。”

 

怎么没可能呢?

 

敞亮。

小树林。

相顾无言。

 

一身漆黑斗篷的佐助对着拦着他的女孩,难得带了心虚。中气不足。

“对不起,小樱。”

他忧伤地说:“我把鸣人给睡了。”

依着佐助的性格,这种床弟之间的事,其实就算被人打死他也不会松口的。

但他昨天酒劲没过。

且他如今懵逼。

他自认为小樱喜欢(这里存疑)鸣人。他把人家喜欢的人睡了(那你也不该告诉她)。想要落跑的时候一下就撞上了当事人的家属(?),大脑一当机,就给交待了。

只是出来晨跑的小樱:“?!”

 

和友人倾吐完心事没得到理解反而被奚落了通后的鸣人十分忧伤。他觉得这是天大的事,比打起五战六战都要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然而牙和鹿丸连惊讶都没有,听完就当他放了个屁。

这个木叶,真是让人越来越看不懂了。

他忧伤地走到南贺川边,撞见在那扔石子玩的小樱。鸣人心中觉得更愧疚了。正好小樱也看见他,惊讶了一下,朝他跑过来。

一句:“鸣人,我都知道了。”成功堵住了鸣人想要插科打诨的哈哈。

鸣人:“……对,对不起?”

“这种事也没什么。”小樱安慰地拍拍他,“毕竟你们已经拖的够晚了。佐助说一大早看不见你人,他担心你是不是生气了。”

鸣人啊了一声:“该生气的是他吧。”

“毕竟我把他睡了。”

“毕竟他把你睡了。”

“……”

鸣人瞪着小樱:“你再说一遍?”

小樱一怔,猛然拍下手心:“我说嘛。这样才对。”

“……”元气满满被打量了一圈的鸣人。

两人这样那样嘀嘀咕咕交流了一通。鸣人趁机说了点鹿丸和牙的坏话,指责他们看到朋友有难不帮忙还落井下石一点也不亲切友爱。小樱插了句话:“你以后在木叶别提朋友,他们要翻脸。”然后她总结,“其实很简单啊,你俩再睡一次,就见分晓了。”

“反正你们纯洁的友谊已经被玷污了。”小樱又着重了两个字,“纯洁。”

睡一次是睡,睡两次还是睡。不差这一次。还能完美解决你俩‘好兄弟好朋友’的问题。生死都不能破坏你们的‘友情’,何况只是睡一次呢,多小的事。

鸣人迟疑道:“……有点道理?”

 

以为自己睡了鸣人的佐助,对上,以为自己睡了佐助的鸣人。

两人面面相觑。

场面十分尴尬。

鸣人鼓起勇气:“佐助。我们再试一次吧……”

“抱歉,如果你想我负责……”佐助皱起眉头,“你说什么?”

鸣人仓皇:“是我对你负责才对。”

佐助耳尖有点红:“你不用为我开脱。是我做错了事。”

鸣人的眉头慢慢拧起来,试探道:“不是我把你……”

佐助一愣,眼里浮了水光,动人心魄:“是我对你……”

鸣人立马叫起来:“不是啊我说。是我把你睡了啊。”

佐助原本的忧伤迅速没了:“啊?你在说什么啊。你自己的身体你不知道吗!”

鸣人更不爽了:“这你都要和我争。不服来试试啊!”

“试就试谁怕谁啊!”


争争吵吵互相推进房里的两个人迅速关上了门。将争吵声留在屋内。

躲在外面偷偷看着的一帮人,终于松了口气。

不知道谁说了一声:“只是酒后互撸了一炮,两个小处男懂个屁。”

“别这样说,他们忙着打架顾不上青春生理课程嘛。”

“嘛。反正一次是睡两次是睡。现在是真睡了吧。”

“可是他们知道怎么做吗?”

一个声音幽幽响起:“放心,枕头下什么都有。”

众人迅速回头看。

佐井无声笑了笑:“他们总是忘记小樱现在是我女朋友呢。”

“……”

这青天白日的,仿佛背后有点凉。

 

真·事后腰酸背痛的佐助悔不当初。

占了便宜的鸣人洋洋得意:“看吧,还是我厉害点啊佐助!”

“白痴!我到底为什么要和你比这个啊!”

一拳捶爆枕头的佐助哑声怒吼。

可怜他的嗓子……嗯。再可怜下他的后方。

 

END

评论

热度(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