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眼O_o

穿越的七代目1

folfox4:

作死又挖坑。
原著和平行世界的鸣人交换一天。平行世界的人设参考上一篇《The last 改》十年后,原著世界《博人传》剧场版后的漩涡鸣人穿越过来。
平行世界有大量原创人物,主要是子代。
鸣佐阴阳遁生子,长子宇智波面码,笋干,十岁;一对双胞胎五岁,漩涡斗真(toma),发音类似番茄,波风茶咲(qiaxiao),发音类似叉烧;加上鸣人这个鱼板,有爱的拉面一家。佐助没有云游,是暗部部长。
春野慕留人,春野家的养孙子,原是雨忍村的战后遗孤,戏份不多可以忽略。樱没有当家庭主妇,而是成为医疗部部长。


漩涡鸣人醒来时,是有点懵逼的。

他依稀记得自己是睡在书房的沙发上的——这几个月他都是这么睡的——但为什么醒来的时候是站在书架前什么时候养成站着睡觉的习惯了吗?而且手里的这本书是什么鬼?《番茄料理100例》?

书桌上摆着的几张照片也是熟悉又陌生,说熟悉,因为照片里的主角是他鸣人;说陌生,鸣人披着御神袍站在火影楼上招手的意气风发,绝不是木叶丸变身术的效果——漩涡鸣人记得自己是缺席就任仪式的。而另一张照片是在火影办公室,木叶标志的办公桌后,鸣人一手搂着佐助的肩,一手冲镜头比着“V”字,笑得无比灿烂,而暗部装束的佐助低着头,黑亮的瞳斜视一边,但细长的眉毛是舒展的,脸也有些泛红,身后的樱正大笑着把他的头努力朝鸣人肩上按去,井野和天天挤在一边似乎是在起哄,佐井站在桌子边无奈地看着他们,最边上是嚼着薯片的丁次,另一边是按着额头的鹿丸和看小黄书的卡卡西,桌子前是拉着赤丸摆pose的牙和唯一看上去比较正常的志乃。虽然有种鸡飞狗跳的感觉,但每个人都看上去很高兴,充满生气。

然后他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查克拉冲了进来,熟悉到他想哭……“佐助!佐助你怎么回来了我说也不提前送个信什么的我好让影分身去接你啊……等等!”

眼前的男人,容貌清丽,身形颀长,长长的额发遮住左眼,右眼是纯粹的黑色,怎么看都是如假包换的佐助……除了他身上的橙色鱼板图案的围裙和一手捧着卷心菜一手拎着菜刀的造型——没错,戴着手套的缠着绷带的左手……

“鸣人?”对方眉头微蹙,“我刚才感觉到时空忍术的迹象……”

“等等!佐助你什么时候把手接上去了我说?之前我和小樱劝了你好久你都不肯接的说!还有你这个围裙蛮可爱的我说哈哈哈我都不知道你还会做饭啊……”

佐助的眉头又朝中间拧了一分,“那是因为一只手没法做饭抱孩子你这个白痴吊车尾……”黑色的右眼里突现火红的六芒星,声音也冷了下来,“所以,你是谁?”

“我?我当然是漩涡鸣人啦!我说小佐助你在开什么玩笑啊突然会做饭了而且连我都不认识了你是不是生病了啊我说……喂你先把写轮眼收起来再说啊……你干什么……”

漩涡鸣人的内心世界突然被闯入,佐助依然是橙色鱼板围裙拿着卷心菜和菜刀,看都不看正主一眼,直接和被惊醒的九喇嘛瞪眼睛。

“佐助……”漩涡鸣人再大条也察觉到不对劲了,佐助的查克拉还是佐助没错,但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宇智波佐助。

佐助对着九喇嘛点了点头,然后又回到现实世界,一努嘴示意门外,“到厨房去说,还有,不许吵到孩子们!”

“这……这算怎么回事啊我说!”鸣人抱怨着,跟着佐助出了书房,对面楼梯的墙上挂满了照片,令他不禁揉了揉眼睛。

没错,虽然这些照片看起来年份不同,但主角类似,都是自己和佐助,还有几个不认识但看起来很亲切的小孩子。其中一张照片的背景似乎是雪中的宇智波神社,但他明明记得宇智波神社连同大宅都被村里铲平了改建成游乐场了。自己和佐助穿着羽织并肩站在神社前,自己一手搂着佐助一手搭在一个小男孩肩上,那个小男孩——不正确地说,是两个小男孩,拿着小风车,红色头发靛色眼睛,白嫩的团子脸;中间的男孩年纪大点,黑色的头发和眼睛,双手按在两个弟弟的头顶,就像当年卡卡西老师按着自己和佐助;三个孩子的脸上都有标志性的六道胡须印记,只不过双胞胎的印记要淡一点。

非常幸福的一家人新年祈福后的合影。照片里的自己,咧着嘴大笑着,一副傻爸爸的模样。不,应该说,每一张照片里的自己都笑得很开心,满满的幸福似乎要从照片里溢出来一样。

漩涡鸣人看着,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又有些羡慕:自己似乎很久没这么开怀大笑了,每天疲于工作,甚至很久没有和博人小葵拍照了,更不用说新年全家去神社祈福了。

不过,说到全家福,漩涡鸣人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个问题:为什么自己和佐助成了一家人?虽然听上去不错,但是小樱和雏田哪里去了?博人和小葵哪里去了?


“你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鸣人。”佐助切着卷心菜,每一丝都一样匀称,“我跟九喇嘛交换了情报,简单地说,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时空发生错乱,两个平行世界——也可能是三个——的鸣人发生交换。”

“那这个世界的你和我……”漩涡鸣人坐在餐桌旁,努力消化着自己穿越时空的事实,尤其是自己和佐助成了一家人,以前也想过,但佐助执意要离开木叶。而这个世界的佐助,竟然好好地待在村子里……漩涡鸣人很不情愿承认这个世界的鸣人比自己更有办法。

“不是我和你,是我和鸣人!”佐助回过身,举着沾着菜叶的刀,额发下的轮回眼盯得漩涡鸣人冷飕飕的,“鸣人是我的合法伴侣!”

“啥?”漩涡鸣人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满脑子回荡着一个声音“我和佐助结婚了,我居然和最好的朋友结婚了”。

“我们十一年前就注册结婚了,《木叶同性婚姻法案》还是鸣人握着六代目的手盖章的。”佐助继续切着胡萝卜,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听好了,我不管你那个世界怎么样,我和鸣人有三个孩子,在他回来之前,你给我扮演好父亲的角色。”

“孩子?谁生的?”漩涡鸣人的大脑“嗡嗡”地响,我和佐助的孩子……我和佐助不但有孩子而且还生了仨吗?“不过,还真是蛮象我的说……”

佐助的脸由白变红,再由红变黑,“是阴阳遁!老大叫宇智波面码,十岁,木叶忍者学校三年级学生;老二漩涡斗真和老三波风茶咲是双胞胎,五岁,目前在木叶幼稚园读学前班。”佐助“咣”的一刀剁在砧板上,“你要是敢让孩子们发现老爹不见了,我饶不了你!”

“不会不会!”漩涡鸣人拼命摇头,“不过,为什么他们三个的姓不一样啊?我不是说姓宇智波或者波风不好,但是三兄弟不一样的话,很奇怪啊我说……”

“这个你不用管。”佐助试了下摊开晾着的米饭的温度,正好,“来捏饭团。”

那年“天之御中”一战,他险些身死;过后,他接受了鸣人让面码姓宇智波的提议:如果哪一天自己死了,至少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宇智波可以陪着鸣人。而斗真的姓氏是为了这个世界上不止鸣人一个漩涡;茶咲则是为了纪念早逝的四代目。

直到把米饭和醋、芝麻拌匀了,还不见漩涡鸣人动手,佐助又叫了一次,“过来捏饭团。”

漩涡鸣人搓搓手,为难地说,“我……”他从来没有做过饭团,单身的时候不是吃速食杯面就是去一乐吃拉面,结婚后有雏田做饭,当上火影后又开始杯面或者拉面外卖的日子。

“你不会?”佐助眯起眼睛。

漩涡鸣人红着脸点点头,佐助脸上的鄙夷表情已经不能再明显了。估计这个世界的自己很擅长料理吧。

“看好,”佐助挖了一团米饭做示范,“象这样,把饭团捏成椭圆形,用海苔裹住……把木鱼花铺在上面……”看着漩涡鸣人笨拙地捏着饭团,他想起战后自己的瞳力尚未恢复,用符布蒙着眼睛,都是鸣人每天做好饭送到跟前,那个时候,鸣人也是这么笨手笨脚地学着捏饭团吗?

门外响起“哒哒哒”下楼梯的声音,接着两个穿着深蓝色校服的红发白团子跑进来,一左一右抱着漩涡鸣人的大腿,奶声奶气地叫着,“老爹早上好!”没等漩涡鸣人答应,又扑到佐助身上,“爸爸早上好!”

佐助微笑着蹲下身,“斗真、茶咲,早安。”

其中一个团子扯了下佐助的衣角,“爸爸不高兴吗?”

另一个团子立即转向漩涡鸣人,“一定又是老爹不乖啦我说。”

“没有的事。”佐助拍了下两个团子的肩,柔声说道,“去吃饭吧。”

漩涡鸣人傻傻地看着,没想到一向冷冰冰硬邦邦的佐助也可以这么温柔,简直要滴出水来。

佐助往卷心菜、紫甘蓝、青豆、玉米、海裙菜、胡萝卜和小番茄做成的杂菜里淋上橄榄油和黑醋,双胞胎接过碗,一个扶着椅子,一个努力把菜碗摆在餐桌上。

一个黑发男孩也走进来,互相道过早安后,从冰箱里取出牛奶,倒了五杯,连同料理台上的厚蛋烧和芝麻豆腐一起端上桌。

早餐很是丰盛,杂菜沙拉、厚蛋烧、芝麻豆腐、牛奶和木鱼饭团,五个人围坐在餐桌边,佐助和三个孩子一齐说:“我开动啦。”

漩涡鸣人慢慢嚼着饭团,他不知道有多久,早餐都是用各种速食杯面解决的,有时候工作忙就吃饼干或者面包。真是很奇怪,他从小就希望能和其他孩子一样,一家人围着一张桌子吃饭;可是等到他有了自己的家庭,却又整天在办公室或者书房度过;而实现这个愿望,竟是在另一个世界里。

仔细看看,面码的脸简直和自己小时候一个模子里脱出来的,大眼睛,圆脸,眉形硬朗,小麦色的皮肤,除了头发和眼睛的颜色,比博人更象自己,但他进食的样子却比自己比博人都要优雅得多;而双胞胎的脸很像佐助小时候,白白嫩嫩的团子,双眼皮非常明显,眼珠很大,留给眼白的空间很小,除了瞳孔略带蓝色,也和佐助一模一样,红色的刺猬式的炸毛,完全继承了玖辛奈的发色,简直就是结合了宇智波和漩涡的优点。

真是,好可爱啊……不愧是我和佐助的孩子啊……

所以漩涡鸣人毫无违和地接受了这个世界的鸣人和佐助已经结婚生子的事实,至于违反常识的那部分被完全忽略了。

漩涡鸣人正感慨着,听到双胞胎中的一个说:“嘛,斗真,这个沙拉给你吃。”

“为什么?”另一个眨巴着眼睛,眼睫毛又长又翘,象两把小扇子,漩涡鸣人觉得他真应该姓宇智波。

“因为你是番茄啊,所以要多吃蔬菜的说:而我是叉烧,所以肉应该由我吃的说。”茶咲一本正经地往兄弟的碗里拨着卷心菜。

“哦……”斗真舀起碗里的紫甘蓝和玉米就往嘴里塞。

“茶咲,”面码停止咀嚼,更加一本正经地说,“你知道为什么老爹比爸爸矮吗?因为老爹小时候很可怜,没有爸爸给他吃蔬菜,所以他怎么长也长不高,就算现在每天都有蔬菜吃还是比爸爸矮。”他把卷心菜夹回茶咲的碗里,“如果你成为我们宇智波漩涡波风家族第一个不能突破一米八大关的男人,老爹爸爸斗真和我都会很难过的我说,对吧老爹?”至于爷爷大伯的身高,面码表示可以四舍五入毫无压力。

“老爹?”茶咲转头看着漩涡鸣人,靛色的瞳孔亮晶晶的,仿佛夜空里的星星。

被佐助一模一样的眼睛恳切地望着,漩涡鸣人心都快化了,佐助就不会这么软软地看人,他总是用眼角斜睨着然后说“吊车尾”。“嘛,老爹和茶咲一起吃好吗?啊……”漩涡鸣人视死如归地往嘴里塞了一大口杂菜沙拉,混合着油的香、醋的酸、玉米和番茄的甜,似乎也不那么难吃。

茶咲也学着漩涡鸣人的样子往嘴里塞着蔬菜。

“爸爸,”面码对一直沉默着的佐助说,“今天的忍法竞赛,老师说欢迎家长观摩,爸爸会来吗?”

“啊,抱歉,”佐助似乎从沉思中回过神,“上午有个重要会议,所以我和鸣人不能去看表演赛了;不过下午的对抗赛我们会去的,顺便检查一下赛场暗部守卫工作。”他冲面码勾起嘴角,“老规矩。”

漩涡鸣人正疑惑什么是“老规矩”的时候,面码已经发出一声夸张的哀嚎,“什么嘛,爸爸也太认真了我说,你每次都藏得那么好,我和慕留人见月根本不可能找到的嘛……”

“哥哥,”茶咲越过斗真,趴在餐桌上,摇了摇捂脸哀嚎的兄长,“我可以把平次借给你啊,只要二十串三色丸子的说。”

“别以为我不知道平次是咸党的说!”面码站起来把茶咲的团子脸转回盘子上,“多吃蔬菜少吃甜食啊我说!你已经比斗真重好多了!”

埋头苦吃的斗真从餐盘里抬起头,看看哥哥,再看看弟弟,小声说,“哥哥,茶咲说他只是瘦得不明显而已……而且,我觉得就算是平次也找不到爸爸的……”


吃完后,佐助示意漩涡鸣人去洗碗,后者刚要下意识反对,但在佐助一瞥之下,还是乖乖去了。

这个世界的自己,好像经常做家务啊……

佐助拿起一个纸袋交给斗真,“斗真,茶咲,这是种子,到幼稚园后,把花园补种上。”

斗真接过纸袋,低着头,“我知道了,爸爸。”

“爸爸,你不是说过不会惩罚我们的吗?”茶咲扒着佐助的大腿撒娇,“而且明明是他们先动手的说。”

“怎么啦我说?”鸣人转过身为双胞胎求情,“佐助,小孩子打架很平常的吧?没必要这么严厉的我说。”

“先用吸油纸把碗擦干净,”佐助没回答鸣人,而是戴上手套做示范,“再用热水洗。”

“那几个废柴,在火影岩上泼油漆,被我和慕留人教训了,废柴的混蛋弟弟就找斗真的麻烦。”面码解释道。

泼油漆?漩涡鸣人想起自己小时候就经常这么干,博人也这么干,还画猪鼻子什么的。“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说,面码你不用睬他们的……”漩涡鸣人没说完,就接到佐助冷冽的目光。

“不一样的,”佐助加重语气,“对面码他们来说,这是不一样的。”

“就是,”面码愤愤地接口,“他们觉得只是恶作剧,但是,那是老爹、卡卡西公公、纲手婆婆和爷爷。”双胞胎也跟着猛点头。

“你们做得很好。”佐助摘下洗碗用的手套,“但烧坏了老师辛苦种的花,作为男子汉,就要承担起责任。”

“哦。”茶咲应了一声,斗真把装着种子的纸袋塞进小书包。

佐助微笑着说,“等你们把花园复原,下次休假,我们去龟岛。”

“龟岛?”漩涡鸣人正回忆着自己的世界里是不是有这个地点,茶咲第一个欢呼起来,“太好了,可以和比大叔玩了!”

斗真也跟着说,“爸爸,我可以找小八玩决斗游戏吗?”

“比大叔?小八?”越来越熟悉了。

“哈哈,比大叔说他还很年轻不许叫‘公公’啦。”面码接过佐助递来的便当盒,“又可以去抓鲣鱼了,上次慕留人和见月还说爸爸做的寿司和厚蛋烧很好吃呢。”

“嗯,这次我多做了些。”佐助把洗干净的碗放到沥水架上。

面码拎着饭盒走到玄关,“哈,那我先替他们谢谢爸爸。”换好鞋子,挥挥手,“我去参加比赛了,下午见!”

漩涡鸣人想起博人和小葵,每次看到他们都在吵架;博人总是恶作剧,往火影颜岩上涂鸦,尽管那是他的父亲、卡卡西公公、纲手婆婆和爷爷,而自己也因此迟到五影会议;小葵为了一个玩具对哥哥下杀手,而自己也因此错过火影就任仪式……


和佐助并列走在木叶的街上,双胞胎在前面蹦蹦跳跳。记忆里,上次送孩子上学是什么时候?漩涡鸣人已经不记得了,可能是博人的入学仪式?

这里的木叶大致格局与自己的那个世界类似,但似乎多了很多非忍者的普通人?

“根据九喇嘛的情报,”佐助说,语气相当平静,似乎是汇报任务,“我们的世界,和你的世界,大致相同,但从十一年前大筒木袭击开始出现分岔:我们称为‘天之御中’的战争,整个忍界损失一半以上的忍者,除了木叶和砂隐;十年前,鸣人在他二十岁生日时成为火影。”

“二十岁?”漩涡鸣人小小地惊叹下,“这么年轻?”自己的世界里除了我爱罗,就没有二十岁能当上影的。他自己可是年近三十才当上火影的。

“当然。”佐助扬起下颏,“因为他是鸣人。”

真是……理所当然啊,都不知道谦虚一下的吗?这个世界的佐助,不仅温柔还会做好吃的饭,会公开承认鸣人的优点,而不是用鄙夷的口气说着“吊车尾”,并且还乖乖地留在木叶一起上班一起送孩子上学什么的……漩涡鸣人都有点嫉妒这个世界的自己了。

“嘛,佐助,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漩涡鸣人问出了从莫名其妙出现在这个世界就想问的问题,“为什么你会留在木叶?啊,我是说,你能忘记那些仇恨我很高兴啦……”那个世界的佐助,无论怎么样都不愿意留下,宁可抛下妻女风餐露宿还要随时面对无处不在的觊觎和暗杀,即使回来也只是例行公事的几句话。也许这个世界鸣人和佐助的经历能提供一些经验,这样的话,即使被嘲笑也无所谓吧?

“没有忘记。”佐助冷冷地回答,目光注视着跑在前面双胞胎,小孩子走路有种一颠一颠的感觉,尤其是胖团子茶咲。“但是,当年逼哥哥灭族的高层都死了,灭族的真相公开了,哥哥也平反了,而且……”他走上前,抱起斗真,又示意漩涡鸣人抱起茶咲,“从上面走。”

不明所以的漩涡鸣人跟着佐助跃上屋顶,拐过一个街角,就看到下面挤满了人,把整条街道都堵塞了。“今天大减价吗我说?”

“不是啦笨蛋老爹,”怀里的团子说,“连一乐拉面都不认识了?”

“不是吧我说!”经过茶咲的提示,漩涡鸣人勉强看出一些熟悉的建筑和人,“一乐拉面铺什么时候这么多人了?”虽然一乐拉面很好吃,但他也知道其他人并不象自己这么狂热地喜爱拉面。

“因为大家都想吃七代目喜欢的拉面啊!”茶咲把“七代目”这个词咬得特别响。

“那是游客。”一边的佐助淡淡地解释。

“游客?”

“是的,向普通人开放部分木叶村区域,能促进普通人对忍者的了解,消除他们的畏惧,还能增加村子的财政收入,这是鸣人提出的。”绕过一乐拉面铺的位置,佐助跳下房顶,把斗真放下让他自己走。

“啥?真是……”忍村作为军事重地,历来是层层严加把守,这个世界的鸣人,真是够大胆的……漩涡鸣人跟着放下茶咲,“那村子的安全……”

“只是开放部分公共区域,游客的身份也是经过审查的;而且,有我和鸣人坐镇,谁敢惹事?”佐助很不屑地用鼻子“哼”了声,“不仅是一乐拉面,还有烤肉Q、团子店、集英堂、山中花店、木叶澡堂、木叶历史纪念馆、宇智波神社、终结谷……”

“木叶历史纪念馆、宇智波神社?”漩涡鸣人重复了下。

“宇智波灭族真相公开后,原先的废宅改为纪念馆,公开木叶的真实历史,除了宇智波,还有千手、漩涡、大筒木的历史,木叶的创建、发展,晓的成立和灭亡等等,作为对后人的警示,不可让仇恨扩大,不可让悲剧重演。宇智波神社保留了,现在作为整个村子和游客祈愿和平的地方。”佐助转向漩涡鸣人,似乎有些奇怪,“怎么,你的世界里没有这些?”

“我……哈哈……”漩涡鸣人摸着头发打哈哈,即使没有开写轮眼,冷冽的目光仍然让他下意识地挪开脸回避,自己的那个世界,宇智波遗址早就被铲平了,现在改成游乐场,博人、小葵、佐良娜他们都很喜欢去玩,当然,他们没有人知道那里曾经浸染无辜妇孺的鲜血,被木叶封存的历史,连雏田和小樱都不清楚。

自己当然是反对过的,但顾问团和几个家族都坚持,转寝小春说为了村子的和平而牺牲是忍者的责任,日向日足说就算是为了博人和小葵也不应该再让孩子们涉及黑暗的过去……然后,自己再一次妥协了……

等宇智波佐助回来,看了一眼欢声笑语的游乐场,在海盗船上尖叫的博人、小葵、佐良娜、鹿代、蝶蝶和井阵,站在一边的雏田、小樱、手鞠、萨茹伊和井野,什么也没有说,连招呼都不打,就离开了,然后连着几年都没有回来。

漩涡鸣人忽然有些明白了,口口声声说要成为佐助的归处,可是,他却亲手抹杀了宇智波在木叶最后的一点痕迹。佐助放下仇恨拯救的木叶,却连最后一点思念都要夺走。佐良娜和小樱,虽然以“宇智波”为姓氏,可当佐助独自远去时,她们毫无知觉地在笑。

游荡在世界每个角落的宇智波佐助,早就无家可归了。

——嘛,九喇嘛,我发现我有点差劲啊。

——你才发现吗?


评论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