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眼O_o

【阴谋论】一些关于婚礼及相关问题的发散谈论

LLC_万古长夜:

嗯,真谈阴谋的话,想想泉奈死前宇智波和千手最胶着的时候私奔的日向宗家公主,一手打散了宇智波结盟的好牌,最后变成只有千手在努力追求和平呢然后木叶建成后立刻加入。建村两大族死光,包括名义上的第三族漩涡灭国族人流散,唯一留下的名门血继家族日向。四战战场上努力想改变制度的宁次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死亡还有最后宗家长女雏田嫁给同时身为七代火影和人柱力的鸣人。摊手,真不是黑哦。


梧桐之殇:



ab曾经说过:樱追了佐助很多年,雏田追了鸣人很多年,如果她们不和他们结婚的话,岂不是会变成很糟糕的女人。




对此我只想说:佐助鸣人要是和她们结婚,会不会变成很糟糕的男人这个问题你想过了吗?




陈陈:







阴谋论








涉及婚礼问题,雷勿入








自言自语碎碎念








求分析交流,求佐盟指路








不知道是否相关问题已有人分析,如重复,请指路!!!








































我一直怨念两个人最后战斗后为什么是佐助理解鸣人,而不是鸣人理解佐助,一直是别人理解鸣人,到后来佐助还要理解鸣人,不公平。后来就释然了,因为佐助对鸣人来说已经是最重要的了,再让鸣人看到佐助的心路历程那以后的发展若要合乎情理,鸣人接下来的表现恐怕不是少年漫能够承受的了,就像tl,试想鸣人看到的不是雏田从小到大对他的思恋而是佐助从小到大将他视为特别重要的存在……那我们只要静静观赏鸣人boom的一百种方式就可以了。既然说到婚礼我就来阴谋论一下。








鸣人很像朱迪。我没看过婚礼,也不想看,但是刷tag的时候仍能看到一些截图(日),看到鸣人看着四代颜像的那个表情我忽然意识到这件事,他像朱迪,也像他父亲。鸣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是世界和平的梦想。但这个梦想确切说不是他漩涡鸣人这个生命个体的,而是七代目火影,是预言之子,是自朱迪到波风到七代目一脉相承的梦想,是这个世界的梦想,这种意志是凌驾于他的个人意志之上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最终成为了一个圣人。很难说好或不好,只能说我敬服这样的人,他的力量是和宇智波并立于世界之巅的,一个人有了近乎于神的力量后他的思想也必定会向神靠拢,照他这个性格,应该是,担负起一切。就像柱间是忍者之神,所以他担负了斑的死亡,亲手杀死自己的天启,他是什么感觉呢?








鸣人和柱间一样,有着担负一切的能力与意志,但他仍处在人的圈子中,也只能作为一个人以人的方式改变人的世界。他甚至还是一个稚嫩的人,人的世界是不可能单纯以武力来改变的。所以柱间为了得到九尾的容器选择水户,就像鸣人为了减少和平的阻力选择与日向联姻。我至今仍然不能确认鸣人到底明不明白自己对于佐助几乎病态一般的执着与迷恋究竟原因何在,我也不能确认他们之间到底是不是爱情,但是不是爱情根本也无关紧要,到底什么是爱情?从互为存在这个角度说,我得出的结论是他们之间是双箭头的爱情,但是,当他们把人生中最深沉最热烈最隐秘最绚烂的情感都给了一个人,那究竟如何定义这种情感还重要吗?他们是我能想到最亲密的关系,互为存在,或者,只有你。就像那句”唯有佐助……“








但是这些,是漩涡鸣人的感情,不是七代目的感情,更不是预言之子的感情,然而比柱间幸运的是,他能在两种身份中保持平衡,他有能力不必在和平与佐助之间选择,鱼与熊掌两者兼得。这样看,无论他有没有意识到他对于佐助的感情,都必须没有意识到,这样他给我一些错乱的感觉也就能解释得通。所以博人传的时候,他只有在和佐助并肩作战的时候,我才觉得他觉醒了,因为只有在佐助面前,他才是作为一个生命个体的漩涡鸣人。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看着鸣人仰望的四代目,忽然想起了他和九辛奈,九辛奈几乎是内定的九尾容器,而人柱力必须是影的亲属,如果波风水门想做火影的话……咳,相信我我是很喜欢他的。四代和初代以及他儿子在婚姻方面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他和九辛奈真的很相爱,看过一些片段,真的觉得他们很幸福,是我最喜欢的bg的cp了,好喜欢他们两个。所以对比鸣人婚前的态度,那就很明显了。他在看他父亲颜像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梦想的延续和践行,对父母的思念,但也是有婚姻方面的思考吧?相爱的父母之间那么幸福的爱情,他也想要吧,怎么会不想要呢?会憧憬未来的生活,会迫不及待地牵起对方的手紧紧握着再也不放开,会一起建构他们的未来与梦想。








我以前很讨厌雏田的。不,最开始的时候并不讨厌,除了她的胸,因为真的很讨厌日本漫画里的大胸女啊!因为那只是为了迎合男性的审美而对女性的异化与物化,那些追求巨乳的女性不妨自问:你们真的喜欢自己胸前的两坨累赘吗?扯远了,那个羞怯的小姑凉我还蛮喜欢的。后来结局我就特别特别讨厌她和樱,甚至讨厌他们的孩子,厌恶之至。但是当我明白自己为什么厌恶他们后就不厌恶他们了。鸣佐,在我眼里代表了一个生命个体和另一个生命个体最亲密的关系:自己与另一个自己。他们是天作之合,天时地利人和,他们每一时期的生命轨迹都互相交合互证,他们是个体关系的极致。我厌恶是因为她们破坏了这种关系,我不再厌恶是因为我明白她们终究无法破坏这种关系,关系一旦缔结就无法破坏,命运一旦运转就无法停止,作为个体的鸣人与作为个体的佐助,他们始终是彼此的唯一。而作为预言之子的鸣人与作为因陀罗转世的宇智波,他们的选择是最好的,从现实角度来说,那个如天盖一般的梦想是凌驾于他们的意志之上的,但我理解他们的选择,这是他们作为个体意志的选择,不仅因为那个梦想的崇高,更因为他们作为人本性中的崇高。简单来说,类似保护幼崽是成年人的责任吧。(什么破比喻)








虽说要压制个体的意志,但是公然讨论孩子像谁这种事……算了我就不说了。








哦,上文孩子像谁的问题,可能引起部分人的不适,所以我多说一句,我并没有吧樱和雏田当做真正的人看,从上文可以看出我是以比较现实的角度分析的,但我不认可这两个人作为人的价值和现实性。首先作者的态度就是一个大问题,一个个只会锅碗瓢盆只会等待的女人在我眼里不是人,是物。这是男人尤其日本男人(当然很多中国男人也这样)眼里的女人,不是我眼里的女人,更不是人。








上文在部分人眼里可能涉及女权问题,那我再多说一句(真tm累),我不是女%权主义者,不是某某主义者,我只支持人应当获得的人权,就像对于同性恋,在社会对其正常以待的时候我不支持不反对,但若他们受到歧视乃至权利被剥夺,那我就要支持他们,因为婚恋是人生而自由的权利。为什么只是讨论个漫画最后这么累,不想继续了。其实是想看分析,最喜欢分析文了,但是虽然申请了佐盟账号,可我还是两眼一抹黑,以前好像并没有逛过论坛,完全不知道在哪里找分析贴,求指路啊。








有错漏处明天再说,累……













评论

热度(139)

  1. 木易十九助梧桐之殇——盐分超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