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眼O_o

【鸣佐】持续伤害(下⑦-完结)

夜寒山雨:

阅前预警:


原著699+,私设如山还啰嗦






鸣人又追上来了。


凭借查克拉感应找到他算不上什么难事,他依旧沿着自己既定的路线走下去,对鸣人的到来没有丝毫反应。


“佐助……”鸣人不知道说什么好,总感觉有什么天大的误会横亘在他俩中间,不是那些说烂的羁绊、拯救,又或者各自的梦想一类的东西,他尤其不能接受佐助沉默了两天后得出的结果居然是离开他,要去哪里?还会回来么?为什么突然说了再见?


总是在佐助的事情上特别活跃的脑细胞催促着他快一点,不能解决掉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猜想,他可能真的要发疯。


他试探地说了一句,“如果你是因为我欺骗你的事情生气,我可以道歉,我可以解释,你不能一个辩解的机会都不给我。”


佐助反而好奇地看他一眼,“那些建立起来的羁绊本质上依旧是属于你的,有什么欺骗可说?”


“其实我那是为了……”


“为了我,你想我安心留在村子里,可是我不需要。”佐助抵住他的肩膀,面上难得带了点儿笑,“回去吧,木叶需要你。”


“不完全是为了这个……我是想你留在……我想……”


那句话快要说出口时还是自动打断了,他心底有个声音在大喊,你的背上承担着多少人的期望,你要为木叶考虑为世界考虑!你不能自私!


佐助友好地抱了抱他,“鸣人,我想你比我明白你对于木叶的意义,我没有需要你帮助的地方,我一个人可以,你是英雄,需要你拯救的人还有很多,你没必要继续在我身上耗时间。”


“不是的……是我需要……”他又卡壳了,说不清自己到底想表达什么,而佐助耐心地等待着,那样子像是要准备一次性说个清楚,然后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需要什么?鸣人,我不会再去复仇,你不用再分神在我身上,我对木叶没有恶意。”


“不是说这个啊!”他都急了,抓着脑袋想要气势如虹地吼出来一句,但是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去表达,太难受了。


他出来得急,外套都皱着,佐助一一给他抚平了,“我犯下的错误,我自己承担,你有你的立场我知道我明白,卡卡西也需要你,小樱更需要你,我自己选择的道路我会坚持到尽头那天,那么相对的,鸣人,作为四战的英雄,所有人的憧憬,你现在回去,回到你应该在的位置去。”


“那你和我之间呢?”那双蔚蓝的眼睛直直盯着他,表情是少见的嘲讽,“对于你来说,我算什么?所有人都需要我,你有没有想过我需要什么?”


佐助都没有迟疑半秒,坦然说出标准答案,“你想成为火影,并且你很快就能梦想成真。”


“宇智波佐助,”鸣人突然连名带姓地叫他,“对于你来说,是不是所有人包括我都是无所谓?你的脑子里是不是就只有宇智波鼬一个人?”


“……鼬已经死了。”


“对啊,他都死了!”鸣人一把抓住他的领口,凶狠地像是要吃掉他,“你把心思放到活着的人身上不好么?很难么?”


“活着的人?”佐助嗤笑了一声,掌心千鸟流嘶鸣着,鸣人立刻松开了手。


他一个后跃就拉开了数十步距离,“你搞清楚,鼬是我的兄弟,我的家人,你们不是。”


情绪失控了,他的胸膛剧烈起伏,愤怒在身体里横冲直撞,一双眼内只看得到鸣人也红了眼眶,不是伤心而是同样的愤怒。


“所以你这次走,是打算再也不回来了是么?”


 


他们在一处广阔的森林里,往北再走一段就是当年鼬死去的地方,那里依旧残垣断臂碎石遍地,窥其一角就能感受到当年经过怎样激烈的战斗。


一颗巨树倒下,鸣人一个前冲避开气浪,紧接着就地一滚躲开佐助的手里剑,站稳身形时7个影分身一跃而起,下一秒又被锐利的电光一一击中,化为烟雾。


攻击停了停,佐助站在树上,居高临下,“鸣人,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先动手的其实是鸣人,在那一句问话出口后,佐助以沉默作为了回答,在佐助以为这次谈话到此结束转身离去时,鸣人就发动螺旋丸直接打了上来。


“你发什么疯?”


鸣人没有回答,迅速结印,又是4个影分身,本体潜藏在最后,握着苦无直冲而上。


佐助一个前踢命中一个分身的下巴骨,借力一个旋转,立刻又一拳打中另一个分身的腹腔,身后的两个分身发动螺旋丸进行补位,佐助长剑一划,千鸟流延伸而出,直接穿透了两个分身的心脏。


分身消失的烟雾还没有散开,潜藏最后的鸣人从高处落下,掌心里蓝色的硕大的螺旋丸压迫十足,佐助没有选择避让,迅速结印——火遁·豪火球之术!


鸣人在火遁里瞬间湮灭,是影分身!


佐助一跃而起,刚刚站立的地面突然伸出两只手来,手中草雉剑直插入地,千鸟流倒灌其中,鸣人一声痛呼,从泥土里冲了出来。


“你到底要做什么?”


鸣人慢腾腾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灰,面上表情说不上好但是明显感觉到情绪不对,“佐助,你总是不愿听听别人的话,你知不知道有的人发了疯想要和你一起生活?”


“小樱?”思及那天小樱说的话,他又迅速否定了这个答案,“你?”


“对,我,我天天想着你,你不在我都睡不好觉。”


佐助都要气笑了,草雉剑重新回到手中,刀锋直指鸣人胸口,“你搞清楚,四战的英雄是你,不是我。”


“你是我一生的憧憬,这点从未改变。”


佐助的背后又冲出三个影分身,以微妙的角度从上、左、右三方以他为中心呈圆锥形封住了所有的退路,鸣人从前方冲过来,九尾模式瞬间开启,灿金的九尾力手臂遥遥一掌落下!


须佐骨架几乎是在手臂落下的瞬间开启的,他的身体还停留在失血又高烧的后遗症中,查克拉有些跟不上,所以动作迟缓了一步,好歹还算及时,但是也瞬间耗费掉他大量的查克拉。


须佐顶开九尾力手臂,一截臂骨360度横扫瞬间击破其他分身,而鸣人已经冲到身前,苦无直刺,佐助拔剑格挡,下一瞬鸣人手腕一翻,苦无从另一侧逼近他的脖子,佐助一个后仰翻身想走,鸣人立刻抓住他的脚踝,往自己身边拉去,而后千鸟流一闪而过,草雉剑从佐助肋下穿出逼向鸣人腹部。


两人一触即分,都是完全不正常的状态,打得也莫名其妙,偏偏还劳累得不行,佐助喘得还厉害些,额上都是汗水,眼睛却亮得吓人,“鸣人,我最后问你一次,到底要做什么?”


“我要带你回去。”


“……”


金灿灿的九尾模式让鸣人看起来就是个小型的太阳,他开心地咧开嘴,“你是我的啊。”


“英雄的游戏还没玩够是么?你不是很清楚那些事情么?我和木叶……”


鸣人粗暴地打断他,“你才要搞清楚,你是我的挚友!现在是你要抛下我!明明你这一辈子,下一辈子,下下一辈子全都属于我,你和我不可分割!”


“……”


佐助叹了口气,那些曾压迫他精神许久的梦境此刻都比不上鸣人神奇的逻辑带给他的压力大,明明都决定挣脱枷锁寻找自由了,又被鸣人打断,更让他心惊的是,他对鸣人的话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满足,看吧,这个男人心里是有他的,还是如此超然的地位,他这堪称笑话的一生其实还是有……


日向雏田的脸突然出现,羞涩说道:“想成为鸣人君的妻子。”


对了,那一丁点的欣喜被强硬压下,他是你的唯一,可你不是,未来他会和日向雏田结婚生子,所有重心转移到他的家庭,再等到成为火影,他的职责就是保护所有人,而你,作为宇智波佐助,曾经鼎鼎大名还犯下诸多罪状的叛忍,最适宜的位置大概就是……一个兵器……一个武力与漩涡鸣人同等的兵器,小樱会接纳你么?不会,优秀的医疗忍者怎么可能会和一个兵器在一起?卡卡西会袒护你么?不会,堂堂火影只怕关心的是兵器的实用程度,其他人呢?没有了啊好像,从始至终他就只是漩涡鸣人极力挽回的一个朋友,然后作为一个兵器,他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


刀锋再次指向了鸣人,他极尽嘲讽,“鸣人,你可真恶心。”


 


亏得两个人精神上都有毛病,一招一式打得乱七八糟,该用螺旋丸的地方飞出一只手里剑,该一击得手的千鸟锐枪诡异得拐了个弯,九尾摇摇尾巴忙活着自己打牌完全不管鸣人怎么折腾,而佐助也是不顾及查克拉,须佐直接开到完全体,这一片森林很快成为第二个废墟。


九尾力手臂又一次得手,佐助被击飞到空中,须佐瞬间退化至骨骼状态,鸣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九尾不愿意配合,他能使用得只有庞大的查克拉,但比起佐助灵活巧劲的体术,他要逊色的多,身上到处都是淤伤,都疼得要命。


鸣人蓄力一跃,三枚手里剑成排射出,佐助在空中没办法调整姿势,只得提剑一一挡下,而鸣人立刻使出影分身,三个分身在空中二次续力,将鸣人抛掷到佐助上方,螺旋丸里混杂着九尾查克拉,是灿烂的金色。


躲不掉了!


佐助马上双臂交叉护住要害位置,眼见鸣人越来越近,螺旋丸占据了他的整个视野。


没有被击中的疼痛?


螺旋丸打歪了地方,打在一根横生出来的枝桠,而鸣人一把抱住了他。


“佐助。”


从高处坠下,鸣人紧紧抱住他,一开口就是哭腔,“佐助,”他的语气里全是惊慌失措,全是委屈不甘,蔚蓝的眼睛里藏不住的小心翼翼,他贴着佐助的耳朵小声地说,“别离开我,我需要你啊!”


他们坠落到一片水坑,势头已经被层层叠叠的枝桠卸去不少,九尾查克拉衣堪堪保住他们的骨骼免去遭受更大的冲击伤害,他们陷在泥泞里,漩涡鸣人抱着他哭得撕心裂肺。


“我,我会努力成为火影,我会成为你的兄弟,我会成为你的家人……”他哽咽着,脑海里怎么也找不出下一句,要说什么还是该说什么他毫无头绪,他突然意识到一个事实,自己的存在对于佐助来说到底是什么?是偶尔能提供生活便利的朋友?还是一个标签化的曾经的七班同伴?


任何身份都不能让他安心,他只能更用力地抱紧佐助,哭嚎着,“我什么都会做!所以求求你!哪怕是可怜我!求你别再离开我!”


最终他除了求饶无话可说。


佐助彻底呆住了,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他慢慢回抱住鸣人,开口的时候说得音调都不准,“吊车尾的,你再说一遍。”


鸣人像是要把他捏碎了揉进身体里,那个怀抱紧致到他浑身都痛。


鸣人的声音哑得厉害,一句话又说得如此清晰,他说,“我喜欢你!”


 


他们曾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绝境,在绝望的夹缝中苦苦挣扎,又在和平后为彼此构筑了一道高墙,隔绝了所有不稳定因素,一个作为英雄在所有人的期望下濒临崩溃,一个背上赎罪的名头在世界的压迫下逐渐崩坏,而此刻,漩涡鸣人亲手打碎了屏障,拉着仍然震惊的宇智波佐助踏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那个深蓝色的梦境,那个不断出现的幻觉,通通被碾碎,佐助终于触碰到了透亮的天空,而鸣人终于真切抱住了他的梦想。


 


 


 


 


气氛变得奇妙了,鸣人好不容易不哭了,却拉着佐助的手死活不愿意放开,“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佐助简直想抽他,“回木叶去。”


鸣人立刻搂着他,作势要哭,“我不!”


佐助软了语气,“我过段时间回去看你。”


“拉倒吧!”鸣人斜着眼看他,“你他妈一年回来过几次?”


佐助没辙了,一手千鸟流嘶鸣,“放不放手?!”


“你有本事杀了我!”


简直是无赖!


他的脸颊还泛着红,突入其来的告白摧毁了他的理智,满脑子都是那双蔚蓝的眼睛里直白的喜欢,哪有人打架的时候告白的?别是神经病吧?


“你老实跟我说,”佐助掰着鸣人那张满是泥点子的脸,“你是不是吃错药了?”


鸣人凶他,“你他妈有病吧?”


 


完了,这才多久,脏话都崩了两截儿了,估计真的疯了。


 


他们回到木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到处灯火辉煌,鸣人再也不羡慕了,他仍坚持拉着佐助的手,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路过的行人丝毫没有感觉不妥,亲切地打招呼,问他们,“怎么这么脏?”


鸣人无所谓地说,“闲得无聊打打架。”


佐助踹了他一脚。


他们回到鸣人那个小小的家,里面居然开着灯,鸣人和佐助对看了一眼,鸣人去敲敲了门。


开门的是卡卡西。


“哟,还知道回来啊,等你们好久了。”


小樱从厨房跑出来,抱怨道,“你们去哪了啊?我下午过来送药一直没人开门。”


“噢噢噢,我们出去……转了一圈……”鸣人心虚地回了一句,拉着佐助进门。


小樱夸张得大叫,“你们打架了?这么脏!滚泥去了?!”


卡卡西跟着数落,“多大人了还打架,幼不幼稚?”


两人灰头土脸的进了浴室,再出来时小樱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卡卡西偷偷倒了点儿酒,感叹道,“今天翘班真是正确的选择。”


小樱帮他们摆好碗筷,笑得贼贼的,“今天佐助君不能吃肉,身体还没好呢,不能沾荤腥。”


鸣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一把搂住佐助得意洋洋,“看到没!小佐助!小樱是向着我的!”


吃到兴起的时候,九尾啪叽又掉了出来,尾巴一扫,硬是在不大的桌子再空出一截地盘来,“今天人多,来来来,我们炸金花!”


三个人一起翻了个白眼,只有佐助认认真真拿出了扑克牌。


 


吃饱喝足后卡卡西一溜烟跑了,小樱看着满桌子杯盘碗碟犹豫了两秒,然后拉开门说了句告辞!


用的食材都是之前鸣人采购的,消灭得干干净净,他记得佐助好像只吃了几口素菜,喝了点儿汤,他自己呢倒是和卡卡西抢了不少肉,那么剩下的?


“小樱真是好饭量啊。”


他由衷得夸赞道,佐助在客厅收拾桌子,有油渍滴到了空白的地方,九尾在意识层里抗议很久了,那是饭桌也是牌桌,九尾的心肝宝贝。


他现在满手泡沫,还是凑了过去,“佐助!”


“嗯?”


“你还没给我答案呢。”


“什么答案?”


“我的告白啊!你忘了?”


“忘了。”


“???????????”


“地板自己拖,我要睡了。”


鸣人气呼呼的哼哼两声,“小气鬼。”


只有九尾知道,他心里通透得很,开心得像个小傻瓜。


 


 


 


 


Fin.


终于写完了


本篇别名:论交流的重要性



评论

热度(319)

  1. 熊猫眼O_o夜寒山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