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眼O_o

【鸣佐】漩涡鸣人的忧郁

解语:

一个小甜饼


漩涡鸣人的忧郁源于他最好的朋友宇智波佐助。

哦,现在不能叫最好的朋友了。

因为他好像喜欢上佐助了。




一个月之前一个醉酒的夜晚,被灌得迷迷糊糊大吵大闹的鸣人和一杯就懵看起来毫无防备的佐助成了互相帮助的简约型炮友。

一个月过去了,他们还是最好的朋友,但是漩涡鸣人突然发现他好像喜欢宇智波佐助。

他向朋友们征求意见,被无数句“你当然喜欢佐助”洗脑之后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想法,还被浇灌了“他当然也喜欢你”的神秘自信。

于是他去告白了。

一往无前,无所畏惧。

“我喜欢你,佐助。”

“嗯。”

这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正在他纠结的时候,佐助又说话了。

“我也喜欢你。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兄弟和羁绊。”

朋友?兄弟?羁绊?

也就羁绊这俩字看着还顺眼点。




漩涡鸣人将失败的原因总结为太直白。由于太直白,佐助完全没往那方向想。

他决定旁敲侧击、慢慢渗透。从他们共同的孤独说起,让佐助来和他同居,然后他们从此过上了同居打炮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计划通。

“佐助,你一个人会觉得孤单吗?”

“习惯了。”

“可是我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就会觉得好无聊,好想有人陪我。”

“你可以像卡卡西一样养几只狗。”

真是务实的主意。

“可我想要有人和我说话,你可以来陪我吗?”

佐助瞥了他一眼,“帕克也会说话。”

“……”

可是我喜欢的不是狗,我喜欢的是人啊。




漩涡鸣人决定上两性论坛基佬板块求助。

求助,如何向自己的好朋友告白?

上他。

上过了。

上过了还告什么白。

上过了才要告白呀。

你走错板块了,这里是同性交流区。

我没走错。


第一个帖子因为格格不入被打为捣乱的,于是他换了个标题又发一帖。

求助,如何将炮友关系发展为情侣关系?

我想发一个和楼主相反的帖子。

楼上我支持你。

没错。我对象现在天天烦我,一个小时打八个电话。楼主你还是慎重。


第二个帖子变成丧心病狂的变相秀恩爱。鸣人在摸熟这个论坛的风格之后,发了第三帖。

求助,邀请炮友来同居继续约,他不同意怎么办?

你多大?

十七。

还行吧,那就是技巧太差,看看置顶帖子好好学习。

啊?

你不会是十七岁吧,我不是问你这个。

那是问什么?

尺寸呀。

啊?啊啊啊啊。

小朋友多多学习,不肯继续约说明你弄得不爽,下次你把他弄爽了他会求着你,你让他说啥就说啥,让他干啥就干啥。

置顶帖子打不开。

权限不够,多水几帖。


经历过前几次的失败和总结,从网络到现实,从理论到实践的充分准备之后。鸣人开展了他的新一轮告白。

“舒服吗?佐助。”

“嗯。”一声从鼻子里憋出来的闷哼,佐助的手无意识地抓紧了鸣人的肩膀和后背。

“是这里吗?佐助。”

“你快点!别废话。”

“好。”

鸣人秉持着置顶帖里喊停绝对不要理,一口气直通到底的精神,用他努力学习的理论知识把佐助弄爽。

他的手压在佐助头的两侧,面对面看着自己的挚友,汗水从额头滴到佐助的脸上,“佐助,我喜欢你。我爱你。”

“你喜欢我吗?如果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和我做这种事,不要骗我。”

等等,佐助刚才还是半睁着眼睛的吧。

现在怎么闭上了?

难道被做昏过去了?!

哦,不,这不是真的。


“佐助你还记得昨天晚上我说了什么吗?”

“哦,你说你喜欢我。”

“!”

“男人在床上都口不择言,我明白,互相帮助而已,不要有负担。”

“……”





鸣人决定向鹿丸请教,作为他们木叶第一个抱得美人归的人生赢家,鹿丸绝对有发言权。

鹿丸打着哈欠,不耐烦的听他说完之后,无语地说:“你进展比我快多了还来问我?”

“哪里有进展?三个月了我都在原地踏步。”

“……”是是是,练习得技术纯熟,夜夜笙歌,还原地踏步。

“快给我想个办法啊。”

鹿丸打了一个响指,“你知道爱情与友情最大区别在哪里吗?”

“在哪里?”

“你会因为我的好朋友除了你还有别人生气吗?”

“当然不会了。”

“那如果佐助别的人在一起呢?”

“绝对不行!”

“对,爱情和友情最大的区别就是独占欲。你去刺激一下他就好了。”鹿丸不怀好意地给出了他的建议。


“佐助,最近有很多人给我写信呢。”

“嗯。”

“就是情书啦,以前那些女生都喜欢你,现在她们总算知道我漩涡鸣人的帅了。”

“……”

“你没有什么想法吗?”

佐助侧着头看他,“挺好的。”

挺好的?什么叫挺好的,一点都不好!看来光别人喜欢自己还不够。

“佐助,其实最近有人和我说希望我和雏田在一起呢。”他偷偷看佐助的反应。

佐助思索了一会儿,说:“日向家是个不错的助力,如果你要当火影的话。”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平淡呀!

鸣人舔了舔嘴唇,“但是你知道,其实我还是更喜欢小樱一些。”

佐助又说:“小樱是纲手的弟子,也挺好的。不过她好像不喜欢你吧。”

没错,她喜欢你……

什么乱七八糟的?重点根本不是这些?!

“那你觉得哪个比较好?”

佐助垂着眼睛,淡淡地说:“雏田温柔,小樱活泼,你喜欢谁就和谁在一起。”

我喜欢你呀!

“如果你要结婚的话,我们的关系就到此为止,你不要有负担。我先回家了。”佐助说完就起身走了。

等等……





我完了。鸣人对着鹿丸说。

“你给我出的什么馊主意,现在佐助不理我了!”约他到家里来,他也不肯。

鹿丸抱着胸,胸有成竹地说:“他不理你,不正说明他吃醋了吗?”

“才不是,你没看到他的表情,根本没有任何波动。他可能真的是把我当炮友。”鸣人越说越伤心。

像他这种走到哪里都有人倒贴的人,为什么偏偏要和你当炮友啊。鹿丸真不想提醒他。

“好了,不要再喝了。”鹿丸去抢他的杯子,“你这个为情所困的样子,说出去别人要笑死了。”

“笑就笑吧,别人的眼光什么的我已经不在乎了,从小就看别人的脸色长大,我已经受够了。我现在什么都不管了,我只要佐助。”

鹿丸看着胡言乱语的鸣人,把他一路拎到了佐助家。

“佐助啊,我真的喜欢你,你不要不理我,呜呜呜,我不能没有你,你不要离开我。我不喜欢别人,我就喜欢你。”鸣人扑在佐助身上哭喊着。

佐助和鹿丸在门口面无表情地对视。

“你看到了,我只能把他送到你这里来。不然我不知道他还说会说出什么。”

佐助点点头,“我会照顾他的。”

“那就好。”鹿丸总算把这个大麻烦甩掉,心头一阵轻松,走了两步回过头看着扶着鸣人的佐助,两个人就像一对亲密的爱侣,说道:“差不多就算了,别玩太过头了。”

佐助难得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嗯。”


“佐助啊啊啊,佐助助助助助,你为什么这么无情,你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吗?你是故意的吗?你为什么这么讨厌,从小就讨厌。你小时候为什么不像其他人那样,也讨厌我嫌弃我就好了,这样我就不会喜欢上你,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

鸣人抓住佐助的领子控诉了一番之后,头昏脑胀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起来,去床上。”

“我不去床上!”听到床字的鸣人格外激动,“我不是只想和你上床而已。”

“好了,你先起来,地上凉。”

“不!!”鸣人严词拒绝,又突然对佐助撒娇说:“你亲我我就起来。”

“……”

佐助蹲下来拉他,谁知道他反而把佐助拽到自己的身上,抱着他的背不松手,“佐助,我真的喜欢你。你听到了吗?我的心脏在跳,很快,抱着你就会这样。”

扑通扑通扑通。安静下来的房间里像是有节奏的鼓点一般。

“你到底要怎么才能相信,我把心挖出来给你看好不好。”

佐助反搂住他,偏过头亲了他一下,“起来吧,白痴。”


“我为什么在你家?!”

“因为你昨天喝醉了。”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鸣人突然发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穿,难道昨天又滚床单了,他红着脸看着佐助,在被子里穿着衣服。

“看了八百遍了,藏什么藏。”

“哪有八百遍?!”

“那只是个代表数量多的虚词。”

“哦。”

佐助不经意地说:“对了,你明天把东西搬过来吧。”

“什么?”一个晚上发生了什么?

佐助看着他,有几分严肃,“喝醉了说的话不算数是不是?”

鸣人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十分心虚,“这个……”

“昨天我跟你说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你同意了。”

鸣人眨了眨眼,为什么他觉得有哪里不对呢。

“我说你以后就是宇智波家的人了,你也同意了。”

“……”不是,怎么感觉反过来了呢。不是他要向佐助告白来着吗?

“你现在反悔了?”

“不不不,我漩涡鸣人说到做到。”鸣人摆着手,头摇得像拨浪鼓。

“那就行了。以后记得和大家说,是我先告白的。”

“哦。”鸣人又像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

“你是谁家的人?”

“宇智波。”

“你是谁的人?”

“宇智波佐助。”

很上道嘛,吊车尾。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这个问题鸣人一直没有想明白。

不过,不重要啦。




前传——宇智波佐助的忧郁


时间退回半年前。


“佐助,我在原来宇智波的族地上建了一套房子。你以后可以到那边去住。环境什么的都和你小时候住的公寓差不多,但是大一点。那里离木叶中心区很远,你可以长住。”

他在挽留自己,以佐助的聪慧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漩涡鸣人喜欢自己。他知道,而他也喜欢漩涡鸣人。

他累了,偶尔也希望有一个港湾来停泊。


“这个送你。”

“好漂亮的花呀。”鸣人抱着盆栽不肯松手,他兴奋地看着佐助,“这是什么花?玫瑰吗?”

“蔷薇。上次经过花之国的时候随便买的。”

鸣人喜欢种一点花花草草,这和他的个性看起来并不协调,但是事实上他却把她们照顾得很好,大概是因为真的寂寞,所以他把她们都当成了自己的家人。

“谢谢,你还特意从那么远的地方给我带回来。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

“……”

粉红的蔷薇,花语是“和你过一辈子”。




看来以这个白痴的麻木程度,旁敲侧击是完全没用的。

“你想过结婚吗?”

“想过啊,妈妈说让我找一个像她一样好的女孩,我也想要像爸爸妈妈一样恩爱的婚姻。”

“……”

“那和我在一起呢?”

鸣人突然如临大敌,“我们当然会在一起,我们一辈子都会在一起的,就算你还想离开我也会把你找回来的,难道你又要离开木叶不回来了吗?”

“……”算了。




求助,如何掰弯一个直男?

从炮友做起。

先让他爽到,时间久了就弯了。



那天佐助其实没醉,无非就是有一点点昏头,他的意识完全是清醒的。

当鸣人亲他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做。

顺其自然吧。或者说,让他为所欲为吧。



“佐助!你不要在意,就是喝醉了而已。”

“嗯。”

“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对吧?”

“……”去他妈的朋友。

“没错,这种事在男人之间很常见的,不要在意。”

“真的吗?佐助。”

“当然。”

漩涡鸣人,我迟早会报复回来的,你等着。



评论

热度(2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