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眼O_o

【鸣佐】论双向单箭头如何变得更粗(01)

晴天:

答案:让他们生个孩子呗。


【设定接699之后】

生子雷。

文笔烂,ooc,慎入。

就想解释下为什么最新的官方海报助的腰围又大了一圈

 

 

1.

佐助觉得最近自己有点儿不对劲。

且不说自己在去水之国的路上一个没留神睡过去差点没从小船上翻下来,现在一上岸就想吃拉面是个什么病。

天气渐渐转凉,越往海边走空气也是越是潮湿粘稠,带着刺骨的寒冷,佐助觉得自己不能干一件短袖露胸衫走遍天下的事儿了,在路过沿途的小镇时采购了几件厚实的衣服裹在身上,才又悠悠地上了路。

临走时在镇上的拉面店驻足良久,脚步一转,还是只买了几个木鱼饭团。

 

2.

一路向水之国边缘去,雪下得越来越大,几乎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

佐助没见过这么大的雪,铺天盖地像从苍穹压到地面上一样,简直和宇智波斑的地爆天星有得一拼。

一旁支着茶水铺的阿爷看着他在雪地里愣神,以为他是被这么大的雪给吓住了,吧嗒吧嗒地抽着烟袋嘲笑着别国的远行人。

“小哥是不是没见过这么大的雪啊...我们这里啊,到处都是常年落雪的村庄...”

 

这话听着有点熟悉。

波之国的任务结束后就投入到应付大蛇丸糟心的中忍考试去了,虽然算是自己以木叶忍者身份正儿八经接到的还算像样的任务,但以往再怎么回忆,记得的也只是自己在那场任务中开了写轮眼。

如今过了这么久,吊车尾的话倒是清晰地浮现在他脑海里了。

“这家伙...出生在一个常年落雪的村庄。”

难得见平常都是活力满满的那家伙发出这么低沉的声音,当时的自己即使重伤初醒还忍不住多瞥了几眼。

现在想来,这算是...如今的木叶英雄第一次如此清晰直面熟悉之人的死亡吧。

 

佐助抬起头,看了看丝毫未曾减弱的雪势,自觉赶路无果,再加上身上出村时候穿着的黑色斗篷已无法阻挡四面八方的袭来寒意,于是决定就近找个小村落准备些物资,休整几天再出发。

最近的村落离得并不远,之前佐助就隐隐地看见了前方几座房屋的轮廓,许是离着码头很近,看惯了他这样行色匆匆的旅客,村民们倒是没对突然出现在村子里的佐助表现出什么排斥,男女老少都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偶尔遇见熟人亲热地交谈几句,在寒冷中也透露出几分热情的劲来,恍惚间有了点木叶的样子。

然而这里已经离火之国很远了。

 

又添了几件厚衣服,佐助寻思着还得买件厚实点的斗篷,就开口询问道:“这里有卖斗篷的吗?厚一点的最好。”

衣服铺子里老板娘估计不在,留下七八岁的女儿照看店铺,小姑娘在佐助进门的那一刹那脸就已经红得不像话,如今听到询问,立马脆生生地答道:“有啊。”

接着小跑进了后面的仓库,不久就捧了件斗篷出来。

佐助一看见那斗篷就想皱眉,首先不谈那雪白雪白的颜色,斗篷边缘缝着一圈狐狸毛是怎么回事,佐助几乎都可以想象出自己穿上后全身毛茸茸的场景了。

本想开口拒绝,但看着店家的小姑娘捧着衣服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因为年纪小腿短捧不起这么长的斗篷,为了让自己看得更清楚还一直踮起脚,佐助到了嘴边的话语转了一圈又给咽了下去。

沉吟了半响,终于开口道:“帮我包起来吧。”

反正这里没人认识我。

佐助安慰地想。

 

也许是第一次自己看店卖出去这么多东西,小姑娘有点兴奋,当然也不排除佐助那张脸颜值加成的因素,在帮佐助打包好所有的衣物后,看着他弯腰准备拿起包裹,忍不住好心提醒道:

“客人你买的东西太多了,最好两只手提哦!”

佐助顿了顿,一只手轻松地拿起所有的东西,淡淡开口道。

“我只有一只手。”

也不管身后人的表情,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漫天茫茫的大雪中。

 

说实话,如果不是左手边空荡荡的袖管提醒自己,佐助都快要忘记自己已经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因为如今这种满世界周游的感觉像极了自己和鹰小队在一起的日子。

不过之前是为了任务,现在是为了赎罪。

他只有一只手。

他只有一个人。

 

佐助没觉得好,也没觉得不好。

 

3.

 

屋子里的炉火烧的很旺。

斜靠在旅店的榻榻米上,佐助顺着窗户的横木格子往下看,觉得雪势相较前几天已经弱了很多,新买的斗篷软软地搭在椅背上,没有动过的痕迹。

佐助蜷在旅店里已经三天。

雪势大是一方面,以前匆匆赶路虽然有迹象但是被下意识忽略,现在一歇下来,之前错过的蛛丝马迹就像潮水般向自己涌来。

累,困,没胃口,怕冷。

佐助觉得现在的自己简直愧对忍者的名称。

但又忍不住向暖炉的地方蹭了蹭。

 

幸好自己当初没拿那家伙给的护额。

等这场风雪过去之后,就去杀几个叛忍锻炼一下身体好了。

 

4.

雪停又是三天后的事情了。

虽然在暖和的屋子里待得很舒服,但是看看窗外几个兴奋跑出来玩雪的孩子,佐助想了想,还是站起身,收拾了一下踏出了房门。

总不能连几个孩子都比不过吧。

临走前,犹豫了半天,还是伸手拿走了搭在椅背上的那件斗篷。

 

事实证明这是很正确的决定。

虽然忍者是一年四季都穿着凉鞋到处跑的人物,但是不妨碍他们冷的时候还是很怕冷的。特别是和温暖的屋内相比,外面即使雪已经停了,但还是冷得可怕。

佐助踏出旅店门口的脚步顿了一顿,还是走了出去。

但是他顺手也把斗篷的兜帽给戴上了,柔软的毛边遮住了宇智波的半边脸,依稀只能看见家族特有的优美弧度的下颌。

顺着街道往前走,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之前因为风雪而被迫关闭的店也重新开张。

佐助本来都朝着街另一头的拉面店走过去了,或许是出门透气让他胃口好了很多,他难得地想吃点什么,但是脚步一转,像是看到了什么,又奔着街角去了。

 

大雪久降不停,饶是习惯了常年落雪的本地居民也不少有人因此染上风寒,特别是年少体质虚弱的孩童,街角的医馆也因此挤满了来看病拿药的人。

看着不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偶尔传来的几声咳嗽声,佐助想到了最近自己奇怪的症状。

讳疾忌医总不是个事儿。

决定好的宇智波脚步一转,就朝着医馆方向走过去了。

 

来看病的队伍很长,大多数是满脸担心的家长带着自家不停咳嗽的孩子,披着斗篷的佐助往队伍末尾处一站,全身裹得严严实实,辨不清面容,远远一瞥,就像是一颗毛茸茸的球墩在了雪地里。

这着实有点显眼,惹得排队的人都不住回头望上一望。

 

5.

医馆负责看病的大夫已经很大年纪了,眯着眼睛看了眼前进了屋也不愿脱下兜帽的病人半天,也没辨认出男女,斟酌了半晌,才颤巍巍地开口询问道。

“这位...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头疼,乏力,没胃口,畏寒。”

声音低沉沉的,听起来像个男声,但是也不排除是因为感冒而影响了嗓音。

老大夫纠结了半天,也不好说出让对方取下兜帽的要求来,毕竟人家已经说了畏寒,只好干巴巴的回应道。

“那...就让我来诊个脉吧。”

眼前特殊的病人抖了抖斗篷,伸出一截子白皙削瘦的手腕来。

这点看起来倒像个姑娘。

 

被医馆里大夫细细的诊断了半天,直到佐助快被这冗长的过程弄得不耐烦,开始怀念起简单粗暴的小樱来时,对方才开口。

声音还带着些终于确定了什么,心安理得的味道。

 

“这位小姐,你这是怀孕啦。”


【TBC】


评论

热度(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