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眼O_o

【鸣佐】723贺文《默契》

解语:

默契








1


“这是这次的任务,你们两个要一起才能完成。要好好和佐助相处呀鸣人。”波风水门揉着儿子的脑袋,看着的却是另一个优秀又冷静的孩子,他的手被鸣人灵活地甩开,嚷嚷着:“知道了知道了,为什么总是我们两个?”


“因为佐助很优秀,你要向他多学习才对。”四代火影大人仍然保持着迷人的微笑。


“我也不比他差好不好,我才不想每天都和他待在一起。”鸣人不服气地说。


佐助站在远处冷冷地看着他,抱着胸不屑的眼神里充满了嘲讽。


鸣人指着佐助说:“你看,他也不愿意和我一起。”


波风水门看向佐助,在心底叹气,对着鸣人说:“鸣人你听好了,你们两个必须搞好关系,不要再像现在这样,明白吗?”他虽然是对着鸣人说,但是实际上却是说给两个人听的。


宇智波家族是木叶的大族,佐助又是很受重视的年轻一代,他很希望两个孩子能成为好朋友。久辛奈和宇智波美琴也是闺蜜好友,从小两个孩子就在一起长大,但是他们似乎是八字不合,从小吵到大,还经常打架,谁也看不惯谁。


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关系非常差,这是全木叶都知道的事。有时候两个人一起从外面出任务回来,不少人都会调侃两句:你们居然完成任务一起回来,没打起来吗?


可见两个人的关系有多恶劣。


这一段孽缘起源于十二岁那年。两个人从小是青梅竹马,鸣人更是经常到宇智波家去找佐助,两个孩子从小一起上学放学,除了偶尔的吵闹,似乎还挺和谐的。


鸣人出生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为了保住他的性命,波风水门将一半的九尾查克拉封印在鸣人的身上,导致他很难精准的控制体内的查克拉,四代火影的儿子从小就是个吊车尾。而同期的宇智波家的小儿子却是年级第一名。


波风水门当然是不在意的,但是顶不住外界的闲言碎语。


鸣人长大了之后就开始觉得佐助是他的一个阻碍,立志要超越他。但是佐助眼里却只有一心想要超越的哥哥,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严重刺激了鸣人幼小的心灵。


十二岁那年听说他们居然被分到一个小组。鸣人恶作剧地亲了佐助,还说味道很好像女孩,让佐助怒不可竭。


两个人的关系从此一落千丈。


大家想了很多办法,什么任务都让他们两个单独一起去,但是几年下来,两个人的关系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的改善。


真是没办法呀。波风水门看着他们俩一起走出去的背影叹着气。


他这个儿子他最了解了,小时候是调皮捣蛋了一点,但是长大了之后还是很可靠的,对周围的朋友同伴都很好很友善,不知道为什么,唯独对宇智波佐助很苛刻,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看不顺眼吗?比起流传很久的亲吻论,波风水门更相信另一个版本的情敌论,据说鸣人喜欢的女孩子喜欢佐助,所以才一直这么针对他的。想想如果玖辛奈喜欢别的男人的话,他大概也会对那个男人很不友好吧。


借用凯老师的一句话,这就是青春。


而他不知道的是,在鸣人走出去的时候,给了佐助一个只有他们才懂的默契的眼神。








2


在空无一人的幽静小树林里,是另一番场景。


鸣人把佐助抵在树上,用自己的金黄色头发埋在他的胸前蹭着他的脖子,露出促狭的笑容,“我觉得我都可以去演电影了。”


佐助说:“我可没有故意演,是你自己一个人演得很开心。”


鸣人抬起头双手撑在树上,把他环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调侃道:“是呀是呀,你永远都是那副嘲讽的表情,根本不需要演。”


鸣人注视着佐助,在视线相交的情况下慢慢靠近。一个缠绵而小心翼翼的吻,像是在沙漠中干渴的人接触到水源的那一瞬间,珍惜又幸福。


两个人一直吻到呼吸急促,佐助微微喘着气,说:“你也不怕被别人看见。”


鸣人无所谓地说:“这里不会有人来。再说,看见就看见好了。”


“你不怕四代目知道吗?”


鸣人一愣,说:“我比较怕我妈知道,她可能会杀了我。不过我估计她会先把我暴打一顿,说我带坏你。”


“我不能让我爸知道。”佐助淡淡地陈述一个事实。佐助没办法想象父亲对自己露出失望的眼神,就像小时候他第一次练习豪火球之术那样。而这个,比那个严重十倍甚至百倍。


谈起这个,两个人都有点意兴阑珊。


“我知道。”鸣人颓然地说:“不能让你父亲知道。但是我也不想这样偷偷摸摸一辈子。”他一个不留神说出自己心底的想法。佐助有些吃惊地看着他,他刚才是说了“一辈子”三个字吧。难道鸣人真的打算不结婚生子,然后和我这样一辈子?


鸣人倒是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继续说着:“不过这次我们又可以一起出任务了,在外面没人管得了我们。”


说起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发展到今天的。


还得从那个吻开始。


从那一天开始,两个人似乎就发生了什么改变。事实上并不是他们说的鸣人故意的恶作剧 ,实际上那真的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但是这个意外让他们一直都耿耿于怀。跟着卡卡西老师去波之国做任务,却遇到了意外,佐助舍命相救,鸣人为他爆尾。白和再不斩之间的感情让他们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白说:“人为了重要的人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而他明知道会死,可是还是毫不犹豫地挡到了你的面前。”忍者必须忍受,忍受亲人朋友重要的人离开自己的身边,但是鸣人却发现他完全无法忍受失去佐助。


从那一次之后,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更加古怪,甚至都无法直视对方的眼睛。


白和再不斩都是男的没错吧。为什么他们看起来像是一对恋人的样子,而且还双双殉情而死了。对于年幼的他们来说,对感情的理解重新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后来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呢?


佐助也记不太清了。大概就是在某一次任务的时候双双被缠住了手,一整天都要待在一起,在身体不可避免的触碰下,开启了青春期的大门。


他还记得第一次和鸣人互相帮助的时候,绝对没有想过什么别的,比如说喜欢对方,或者要成为恋人之类的。


青春的懵懂让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到底算什么。


等到明白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3


“佐助,你吃不吃这个?”鸣人牵着佐助的手,两个人就如同大街上无数的少男少女一样,十指紧扣,并肩走在一起。


“白痴,我们在出任务。”佐助扯了扯被他攥在掌心里的手,但是显然以失败而告终。


“已经结束了,我们已经完美解决了。”


“所以我们应该尽快回去。”


“不要!”他委屈地说:“我花了这么大力气,就为了尽快完成任务,然后来约会。”


佐助对他完全是无可奈何,“什么约会,别把我当女人,吊车尾。”


“谁说只有女人才要约会,只要是恋人就应该约会啊。你不知道我多想光明正大的牵着你的手走在街上。”他握紧了手中的冰冷,像是要把自身的温暖传递过去。


佐助被他的手烫得发麻,“白痴。”


但是他的身体还是情不自禁地自己动了,跟着鸣人一起逛着庙会,走在穿梭的人群中,在各种新奇的摊子前停下来。


“不要买一些乱七八糟没有用的东西。”佐助看着鸣人的钱包迅速瘪了下去,而他们的背包里多了很多东西,什么泥人、什么花灯、什么面具。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鸣人丝毫没有自觉,说:“不买纪念品的话,跟没来有什么区别?”


佐助说:“只要看到风景就好了,而且重点难道不是和谁一起吗?”


鸣人闻言心中一喜停了下来,凑到他面前,盯着他的漆黑的双眸,“你的意思是说和我来,比什么都重要吗?”


佐助把脸别到一边,“我可没这么说。”


鸣人噗的一声笑出来,迅速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在这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在这璀璨的星空下,无数花灯闪耀的微光边,少年和少年青涩又大胆的恋爱,彷佛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们。


佐助微微皱眉,“你干什么?这是在大街上。”但是语气里却没有责怪的意思,认识这么多年,他是不是真的生气,鸣人还是很容易就能分辨的。


“大街上怎么了?迟早有一天,我会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让她们都别想了。”每次看到那群女生对佐助献殷勤,鸣人的心里就是各种不爽,总是跑去捣乱。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他们是情敌的传言的原因。


佐助无奈地说:“无缘无故的吃什么飞醋。”


“哈,你还说我,上次那个谁说喜欢我,有些人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表情呀。”


佐助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淡淡地说:“我只是觉得你这种吊车尾也有人喜欢很惊讶罢了。”


鸣人笑道:“我这种吊车尾当然有人喜欢了。你不就是吗?”


佐助冷淡地说:“少自以为是了。”


“你敢说不是?”


他快速地回答:“不是。”


“哇,佐助你也太无情了吧,在床上的时候明明不是这么说的。”


佐助恨不得给他脑袋上来一下,“你小点声,这是在大街上。”


“谁让你总是那么不坦诚。有什么不能承认的,我喜欢你,我这辈子都要和你在一起。”少年在夜空下许下了自己的誓言,他说给佐助听,更是说给自己听。


佐助想说什么,可是在那一个瞬间似乎也被他蛊惑,无奈地闭上眼睛,“白痴。”


嘴被迅速地堵住,两个人找到一个角落里的巷子,肆无忌惮地亲吻起来。舌头在口腔里纠缠,彷佛在交换着对方的气息,把对方的一切都纳入自己怀抱。


你是属于我的。


他们就像是狩猎者,用行动告诉自己的猎物,你是我的。


“佐助,怎么办?我忍不住了。”鸣人喘着粗气对佐助说。


佐助说:“可是我们不是要约会?要逛街吗?”


“女人才喜欢做那种事,我们直接去旅馆吧。”鸣人完全忘记了他之前对佐助说那一番情侣之间要约会的道理。


佐助的手不小心碰到他的下身,又硬又热,赶紧把手收了回来。而鸣人则因为他无意的触碰而过电般的颤抖了一下。


他用额头靠在佐助肩膀上,用暧昧又甜腻的声音说:“我们去旅馆吧。”


佐助冷冷地说:“说好的今天就回去的。”就不该答应他回去之前,来看什么花灯节,果然到了最后还是这个结局。


“你不想吗?佐助。”鸣人用下身蹭着他。


隔着衣服都感受到他的渴望,佐助说:“你还真是精力旺盛。”


“你也不差呀。”鸣人也调侃道,他拉着佐助的胳膊,“走吧走吧。今天晚上我们去泡温泉,这里的温泉很有名的。”


“不要。”佐助果断地拒绝。虽然他承认他也不是不想,被鸣人撩得其实他也喉头发痒,但是绝对不能就这么如了这个吊车尾的意,为什么自从在一起之后,好像都是被他牵着走。


“那怎么办?我总不能这样回去吧。”鸣人蹭了蹭佐助,无奈地说,“那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佐助有不好的预感。


鸣人不要脸地说:“你帮我在这里解决。”


“……”佐助冷漠地看着他,“走吧。”


“去哪里?”


“温泉旅馆。”






4


“佐助,你交女朋友了吗?”鼬对着正要出门的佐助说。


佐助正低头穿鞋,随便地说:“没有啊。”


鼬皱眉,“那你脖子是怎么回事。”


佐助动作一停,靠,那个混蛋,都跟他说了不要咬不要咬,佐助的背后冷汗浸湿了衬衫,但是他还是努力保持着镇静,说:“不知道在哪里撞到了吧。”


鼬显然不会被他这么拙劣的谎言糊弄过去,但是他了解自己这个弟弟,刨根问底是没有用的,他放松表情,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近距离盯着吻痕看了三秒,“那你小心一点。”


这么一个小插曲让佐助整天都心事重重的样子。鸣人拉他到两个人平常幽会的树林里,问他怎么了。


佐助瞥着他,“我问你,我脖子上是什么?今天早上我哥问我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鸣人一阵心虚,他承认他是故意的。虽然不是故意想让佐助家人知道,但是当时他心里想的却是要让佐助的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但是他当然不能表现出来,于是毫不示弱地说:“你也在我背上抓了好几道啊,我妈还问我是不是被猫挠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那个时候……”后面的话佐助说不出口。而且他居然在这个时候跟鸣人吵这种问题。 “总之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暂时不要见面了。”


“为什么?”鸣人不可置信的样子。


“都说了为了安全起见。”


“难道我们要躲躲藏藏一辈子吗?”


“哪里有什么一辈子。”佐助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果然鸣人露出受伤的表情,他的眼神都让人觉得心痛。


鸣人沉默了好一会儿,自嘲地笑了一下,“所以你是和我随便玩玩的吗?”


“不是。”


“那你是什么意思?”


“至少我现在是认真的。但是人生很长,谁也说不准以后的事。”


鸣人激动地说:“谁说说不准,我现在就可以说,我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佐助心里一震,说出来的话却堪称冷酷。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佐助冷静地看着他,“你是火影大人的儿子,你知道这是多大的丑闻吗?你认为你的父母会容忍你是同性恋吗?”


鸣人说:“那些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我不是你,你根本就是害怕了,还要拿我父母当借口,我的父母我自己会解决,而你,从来都没想过要解决,你就是戏弄我而已。”


佐助的手不自觉地微微颤抖起来,他想说他没有,他是认真的。可是他不能,如果这样的关系再持续下去,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他不敢想象未来的某一天,父亲对自己露出失望透顶的表情。


“……”他保持着沉默,等于是默认了鸣人的说法。


鸣人看着他嗤笑了一声,“这么多年,你有一件事说对了,我一点都不聪明,就是个白痴傻瓜。”


他在佐助的面前,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他凑到佐助的耳边,轻轻说着坚定的情话:“但是,如果这就是聪明的话,我宁愿当一辈子的傻瓜。”


佐助握紧了拳头,看着他露出一个微笑,最后亲吻了一下自己的脸颊,他说:“我尊重你的决定。”


他走了,没有回头,这片属于他们的秘密基地,再也没有主人了。






5


最近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的关系似乎达到了史上的冰点。其实小孩子之间吵吵闹闹反而是关系好,若是连一句话都不愿意说,一个照面都不愿意打,就说明这两个人的关系已经破裂到一定程度了。


“你和佐助之间是怎么回事呀?发生了什么吗?”玖辛奈搬着凳子坐在鸣人的床边,煞有其事地问他。鸣人假装翻了两页书,若无其事地说:“我们之间能发生什么?”


“以前你们关系是不好,可是现在好像绝交了一样。”


鸣人说:“因为发现斗气吵嘴没什么用,长大了也得换一种方式吧。”


“可是你明明很不开心呀。”玖辛奈担忧地说,“而且美琴说佐助这几天也很奇怪,都不怎么吃饭,瘦了不少,让人心疼呢。”


鸣人还在翻书的动作停住,心乱如麻,他也很难过吗?还是有一点在意我的吗?


“你爸说你们这样不行,不管什么原因,表面上的样子还是要做到吧。下一个星期是佐助的生日,我们一家都会去,你送个礼物给佐助,就算和好了。”


对啊,他的生日快到了呢。


玖辛奈自顾自地说着,完全不知道自己儿子的思绪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礼物我会帮你准备好的,你只要送出去就好了,明白了吗?”


等玖辛奈离开之后,鸣人下床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是两个手工制作的项链,上面是对方的照片,这是他打算在生日那天送给佐助的。摸索着照片上的面容,鸣人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我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呢,佐助。


佐助对过生日没有丝毫的感觉,他没兴趣庆祝这些。


但是母亲说今天父亲和哥哥也会提早回来一家人一起吃饭,这让佐助还是有了一点期待,尤其在他心情如此低落的这段时期,总算有了安慰。


满满一大桌子的菜摆在上面,都是母亲从早上开始亲手做的。“佐助今天一定要多吃一点,你看起来都没有什么胃口。”母亲看见他从卧室出来,微笑着对他说。


佐助点点头,这样温柔的母亲,他怎么能伤她的心呢。


不过这一大桌子是不是有点太多了,而且碗筷好像多拿了,难道有客人要来了吗?他正这么想着的时候,门铃响了。


“佐助,去开门。”


“是。”佐助疑惑地打开大门,只见一抹熟悉的金色,脸上挂着阳光灿烂的微笑,冲他喊道:“佐助,生日快乐。”


佐助手拉着门,完全没有反应。


“诶呀,火影大人来了,还有玖辛奈,佐助,你还不请叔叔阿姨进来。”玖辛奈在他后面喊道。


佐助这才看到后面和鸣人同样金发蓝眸的四代目,他让出路来,“火影大人请进。”


“你应该叫我叔叔,佐助。”波风水门微微笑道。


玖辛奈也说:“对呀,我们一家是来给你庆祝生日的,不要这么见外。佐助真是越来越帅了呢。”


“玖辛奈你来了。”美琴把手擦干之后也走了过来,看着鸣人,“鸣人也来了。真是好久不见,小时候每天都来找佐助一起上学,现在都不来我们家了。”


“阿姨。”鸣人乖巧地喊了一声。


“鸣人真是越来越帅了,小时候看着还很可爱。”


“哪里比得上佐助,整个木叶小女生的梦中情人。”


几个人就这么聊了起来,只剩下佐助和鸣人互相对望,偶尔把视线尴尬的错开。


过了一会儿,鼬和富岳也回来了,倒是没想到他们一家居然来这么早,不然早就在家里等着接待了。


玖辛奈在饭桌上,用胳膊肘怼鸣人,让鸣人根本没法无视,只好拿出玖辛奈准备的礼物递给佐助,“祝你十七岁生日快乐佐助。”


佐助礼貌地接过来,不咸不淡地说:“谢谢。”里面是一套精致的手里剑,对于他们这个年纪来说很合适,是一份很得体的礼物。但是佐助的心里却忍不住涌起了失落感,这样的礼物肯定不是鸣人选的,他总是会送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什么自制的真人玩偶,还有一浇水就淹死的盆栽。


“说起来,佐助也没交过女朋友呢。”玖辛奈笑着看着佐助。佐助心里一惊,还好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默默端起茶抿了一口。


“年纪还小谈什么恋爱。”波风水门也笑着说。


玖辛奈说:“我们俩那时候还没他们现在大呢。”


“你不要教坏小孩子好不好。”


“哈哈,佐助有没有喜欢的人?”玖辛奈兴致勃勃地问。


佐助看了鸣人一眼,两个人视线相交,佐助垂下眼睛,“没有。”只有鼬一直观察着佐助,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不动声色地端着酒杯,什么也没说。


“跟我那个蠢儿子一样,跟他爸真是完全不同,都不会追人。”


鸣人怨念地看着卖儿子的玖辛奈,“妈。”他又看了一眼佐助,赌气说:“谁说我没有的。”


“诶?”玖辛奈吃惊地说:“你有喜欢的人我居然不知道。”


“我当然有了,我很喜欢他,我以后要和他在一起。”鸣人坚定地说,视线紧盯着佐助。


“天,儿子,你真是长进了,不过到底是谁呀,告诉我。”


“拜托,这是早恋,玖辛奈。”波风水门简直拿他没办法,和富岳碰了一杯一口干了。


“他跟我闹别扭了,等我们和好了,我就带他来见你们。”


“你说的,可不要到时候又食言。”玖辛奈揪着鸣人的耳朵说。


“啊呀,疼,我知道了。”


美琴捂着嘴笑道:“鸣人还真是坦诚呢,和佐助的性格真是完全不同。这孩子就算打死他,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样的性格其实很互补呀。鸣人总是咋咋呼呼的,佐助冷静得不像话。其实很相配有没有?”玖辛奈兴奋地说:“说起来,怀孕的时候还说如果是一男一女我们要结为亲家呢。”


佐助的手又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是啊,还真是可惜。不过做兄弟也很好。”












6


佐助喘着气把鸣人推开,沉下声音,“漩涡鸣人,你是不是疯了。”他刚才喝了一点酒,脸色泛红,因为不胜酒力眼神又有些许的迷离。


“是,我疯了,再这样下去我就真的要疯了。”


因为是特殊的日子,所以允许佐助喝了酒。鸣人用以后要做好兄弟为理由,敬了佐助一杯又一杯,佐助不甘示弱,每次都一口闷了,事实上他之前从没有喝过酒。


佐助到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实在是蠢透了,而鸣人就在这个时候也进来,把门锁上,把他推到墙壁上趁着他醉酒无力强吻他。


“这里是我家!”


“我知道,我就是要在你家吻你。迟早有一天我会在所有人面前吻你。”


佐助颓废地靠在墙上,“你这又是何必?”


“因为我没办法放弃你,割舍你。我做不到。”他像以前撒娇一样把头枕到佐助的肩上,像一个毛绒动物一样乖巧地蹭着他的脖子,“佐助,你也是一样不是吗?”鸣人见他没有反抗,顺势搂住了他的腰,还比划着捏了捏,“你瘦了好多,为什么不好好吃饭?这样抱起来就不舒服了。”


佐助当然知道他说此抱非彼抱,但是已经提不起力气来说他,只是轻轻骂了一句:“白痴。”


这句白痴是鸣人最喜欢听的情话。他搂紧佐助,“我好想你佐助。你也想我吗?”


“……”佐助任他抱着,没承认但是也没否认。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不否认就是承认的意思。


鸣人轻轻地在他耳边说:“你不想让人知道,我们以后就更小心,但是不要分开好不好。”


过了许久,在鸣人以为不会有答案的时候,传来几不可闻的一声“嗯”。


他们好像又莫名其妙地复合了,还躺在一张床上。


鸣人装成喝醉了的样子,扑到佐助的床上休息,之后就不肯起来。水门本来想把他背回去,美琴却说不如就在这里休息一晚也没什么,就让佐助照顾他就好。为了增进他们的感情,水门和玖辛奈同意了这个建议。


“你真的可以去演电影了,一定大卖。”佐助不留余力地吐槽他。


鸣人笑着说:“毕竟磨练了这么多年。不过还是比不上你的境界,你是根本不用演。”他趁机把一只腿搭到佐助的身上。


佐助冷冷地说:“漩涡鸣人,我警告你。今晚你什么都别想做。”


“说的好像你自己不想一样。”鸣人的手已经伸到了他的腰上,佐助一把抓住了他,难得坦诚一次,“我是想,但是今天不行,这是在我家。”


“可是我早就想在你的床上……”佐助迅速堵住他的嘴让他把后面两个字吞回去,淡淡地说:“以后我们出了木叶到旅馆里,玩多久都行。”


鸣人瞪大眼睛看着他,“你说真的?”不过为什么说这种话看起来还一副性冷淡的样子。


“嗯。”


鸣人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还有几分钟今天就要过去了,他起身从外套兜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佐助瞥了一眼,愣住了,怀疑地看着鸣人,“你这是干什么?要求婚?”


“看起来是有点像戒指盒子,不过那个以后再买。”他迅速打开了盒子,里面精致的项链让佐助移不开眼睛,这上面是,自己还有鸣人照片?这未免也……太肉麻了吧。


“生日快乐,佐助。”鸣人在7月23日的最后一刻送上了他亲手做的礼物。


佐助知道他给自己特别准备了礼物,心里还是很愉悦的,不过嘴里却说:“我不会戴的。”


“我知道。”鸣人很理解地说,“但是今天晚上戴一次好不好?”


“……”佐助没说话,鸣人就知道他是同意了。


鸣人把项链为佐助在头发后面扣上,佐助一低头看到鸣人那种笑脸,“我的上面是你的照片吗?”


“当然了,不然戴自己照片也太尴尬了。”


“……”你以为现在不尴尬吗?


鸣人一个熊扑把他压在身下,“佐助,我们小声一点,不会被发现的。”


“白痴,你给我起来。”


“你也兴奋了,别装了。”


“吊车尾你给我起来,别逼我动手。”


“佐助你小声点啊,不然被发现了你可别怪我。”


佐助垂眼看到挂在鸣人脖子上自己的照片,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彷佛是催眠的钟摆,觉得事情好像又失去控制了。












7


两个人关系好了很多,这让两家人都很欣慰。而属于他们之间的默契还在继续,那一段日子是令人怀念的美好回忆。


在幽静的小树林里,在学校的天台上,在做任务的旅途中。他们走过了很多地方,看了许多风景,在日出的时候接吻,在月光下相拥而眠。


“佐助。”鼬在佐助准备出门的时候叫住了他。


佐助惊喜地看着他,“哥,你在家呀。”这个时候鼬通常都有任务在身。


“你不是刚出任务回来,怎么又要出去。”


“我想出去走走。”自从上次被鼬看到脖子上的吻痕,佐助每次看到鼬都有点心虚。


鼬说:“佐助你果然长大了,有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和哥哥说。”


“不是的。”佐助下意识地反驳,但是他确实不能和鼬说,只能垂下眼睛。


鼬温柔地笑了一下,“你去吧。”


佐助抬起头,略带愧疚地说:“对不起,哥。”他知道迟早有一天会被发现,到时候哥哥会怎么看他呢?鼬的眼睛微微眯起,“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佐助看着斜下方,“没什么。”


鼬走到他面前,把他的一只手拿出来摊开,然后把一个小巧金属质感的东西放到他的手上,然后把他的手扣上,“这么重要的东西要收好。”


佐助的手逐渐握紧,禁不住地颤抖起来,这是鸣人送他的项链。


哥哥他知道了,佐助根本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快去吧。”鼬轻轻地说。


鸣人看佐助一副受到重创的样子吓了一跳,听他说了之后,心存侥幸说:“也许他什么都没看出来呢。”


“你在上面写了我爱你。”佐助冷冷地提醒他。


鸣人垂着头,“对不起。”


佐助见他这样,说:“我不是怪你。”让佐助更害怕的是他心态上的变化,不久之前还可以理直气壮地提出以后都不要再见面这样的要求,现在却完全做不到。被发现之后,也完全没想过要分开。就算有一天真的都被知道,他大概也没办法割舍吧。


鸣人伸手抱着他,“我真希望能让你高兴,可是现在你一点也不开心。”


佐助把头枕在他的肩膀上,“白痴。”谁告诉你我不开心。他现在只希望这一天晚一点到来。


“我真的好怕,那一天来了,你说要我走,说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佐助说:“我在你心中就是这么懦弱没有担当的人吗?宇智波做了就敢承认。”


“可是你还是会和我分手的,我知道。”鸣人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


佐助知道鸣人一向没有安全感,却不知道他已经担忧到这个地步,这个怀抱像是要永不松手一样,他思索了一会儿,说:“我答应你,在你说分手之前,我不会放开的你的手。”






















8


但谁也不会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


两个人是在学校里被发现的。


几个老师都被惊呆了,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只好把家长叫过来。这样早恋的事学校一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这次不同,这是两个男孩子,而且一个四代目的儿子,一个宇智波家族的少爷。他们两个不是关系很差吗?到现在大家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但是两个人都很坦然地承认了。


反正都被抓到接吻了。


水门接到通知的时候看他们那个支支吾吾的样子,心道以前鸣人也闯祸,但是也不至于这样,难道是弄出什么丑闻了?那个混小子不会把哪个女孩的肚子弄大了吧!不得不说,火影大人的想象力也是很丰富的。


他赶紧叫上玖辛奈一起,玖辛奈却和他想到一块去了,因为之前她在无意间看到儿子身上有吻痕,当时还调侃他是不是有女朋友来着。


“如果是真的该怎么办呀?玖辛奈。”


“先把那个混小子打死好了。”玖辛奈气得头发都飞舞起来,摩拳擦掌地说,“不过一定要对人家女孩子负责。”


可惜他们来了之后没有看到什么女孩子,反而是看到了佐助。


难道他们的方向错了,儿子只是又跟佐助打了一架吗?


他们刚进来一会儿,富岳和美琴就来了,本来富岳是不愿意来的,但是校方请父母双方都一定过来,让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于是放下手头的事就赶过来了,却在门口看到了四代夫妇。


“玖辛奈?发生什么事了?”美琴不能想象自己一向优秀听话的儿子能做出什么要惊动这么多人的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你们也过来了?”


等到大家都站在了办公室里面,几个老师才尴尬地把这件事说了出了。


几个家长都说不出话来,脑子只有一句话,这不可能。


美琴捂着嘴当场就哭了出来,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佐助,问出大家都想问的一句话:“佐助,这是真的吗?”


佐助不敢看自己母亲的眼泪,但是他必须面对,用清冷的声音说:“是真的。”


如果是鸣人说还有可能是假的,但是佐助不是一个会开玩笑的孩子,他说是就一定是认真的。玖辛奈抚着额头,“所以你们才装成关系不好的样子?”


鸣人低着头说:“对不起。”


富岳皱着眉,对佐助说:“你过来。”


佐助迈开步子,鸣人想伸手拉他,但是又没有立场。


富岳沉着声音说:“我再问你一遍,是真的吗?”


佐助说:“是真的。”


“什么是真的,说清楚!”


佐助抿了抿嘴唇,深呼吸一口,说:“我和漩涡鸣人在一起是真的。”


“啪”的一声在办公室里回响,连美琴的哭声都静止了,所有人都愣住了。佐助的耳朵嗡嗡作响,荡得他头昏脑胀,眼前模糊不清,父亲打了他,父亲虽然严厉,但是从来没有动过手。


他让父亲很失望吧。什么都比不上哥哥就算了,还总是干一些事情让他丢脸。


“富岳,这……”水门也没想到富岳一上来就打儿子。


富岳沉声说:“我教训我自己的儿子,你不要插手,管好你们的儿子。”


水门被他一句话噎住,但是他此时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做才好,看着儿子,结果他满眼都是佐助,一脸担心的样子,根本没看他们。


富岳继续说:“你现在清醒了吗?可以跟我回家了吗?”


佐助把捂着脸的手放下来,“我一直都很清醒,我也会和你们回家。”


“什么意思?”


佐助说:“我做的决定都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不是开玩笑,不是一时兴起,我很清醒。”


“所以你要继续跟他这么下去吗?”


“……”佐助定定地看着自己的父亲,没有说话。


“好。”富岳点点头,“那我就打到你清醒为止。”他伸出手,佐助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听到了巴掌着肉的声音,却没有感觉到疼痛。


挡在他面前的是鸣人,他没有伸手去挡,生生接了这一巴掌。


富岳愣了一下,收手却已经来不及。他没想打别人的孩子,所以这一下还是有些尴尬。尤其是玖辛奈还叫了一声。


倒是水门在心底叹了口气,护着老婆,这点倒是挺像自己的。不过也不知道他俩谁上谁下呢。


佐助不可置信地看着鸣人,“你干什么?”


鸣人没理他,看着富岳,“叔叔,您要打就打我吧。是我引诱佐助的,我喜欢他,他不想让我难堪才勉强答应我的。”


富岳说:“跟你没有关系,他自己承认了。”


佐助看着他脸上的手指印,父亲的手劲有多大他才刚领教过,而且他不需要鸣人这副保护的姿态,“你让开,别胡说八道了。”


“本来就是我引诱你的,是我在你还小的时候骗你说,男孩子之间互相帮忙没什么。”


水门简直要服了他这个儿子了,拜托你不要这么开放好吗?现在的孩子之间的风气已经这样了吗?啊,这么说,你们俩之间不只是亲个嘴那么简单?果然还是我太天真了吗?


“你闭嘴!”佐助沉声道。


鸣人抬头看着富岳,“总之您打我吧,打到您消气为止,我皮糙肉厚的不怕打。”


佐助也看着自己的父亲,“你不能打他,父亲。这是我们之间的问题。”


富岳差点没笑出来,难道我会打别人的孩子吗?你们两个这算什么?被封建父母拆散的苦命鸳鸯?他半响没说出话来,点点头,“好,佐助。我就问你一句话。你们分不分开?分开,跟我回家,我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不分,你以后就不要说自己姓宇智波。”


此话一出,又是一片诡异的安静。


美琴的眼泪无声地滑落,她此时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


这是要把他赶出家门的意思吗?佐助的耳朵里全是嘈杂的鸣响。好吵,不要再叫了。


鸣人也惊讶地看着富岳,一直以宇智波为荣的佐助,怎么可能,怎么可以脱离宇智波家族,他会难过死的。果然他再看向佐助的时候,他的眼神已经是心如死灰。


“佐助。”他口中喃喃喊着佐助的名字,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想给他一点力量。鸣人此时是如此的矛盾,他希望佐助不要放弃自己,不要放弃他们的关系。但是他知道如果真的那样,佐助的心会有多疼,他舍不得佐助难过。


佐助在感受到他的手之后,慢慢找回了思绪,他看了一眼鸣人,抬起头,“对不起,父亲还有母亲,我……”


鸣人在他看自己的一瞬间,就知道他做出了决定,因为他答应了自己,不会因为外界的压力先说分手。他是不会食言的。


但是,佐助对不起,我要食言了。


我不想看到你,难过的样子。


“我们错了。”鸣人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打断了他,同时握紧了他的手。


佐助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只听见他继续说道:“对不起,我们只是年纪轻不懂事,其实我们也只是男孩子之间随便玩玩而已。我们以后不会这样了。”


“你……”


“对吧,佐助?”鸣人努力冲佐助挤出一个笑脸。


“……”佐助感觉到他最后握紧了自己手,然后慢慢地松开了,掌心的温度没有了。他先放手了。佐助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思考。这就好像你放弃了一切准备做最后的努力的时候,告诉你没必要了,已经结束了。


富岳看了他们一会儿,闭上眼睛,叹了口气,“佐助,回家吧。”


美琴走过去拉着佐助,眼里含着泪,“我们回家吧,佐助。”


佐助什么也没说,牵着母亲的手走了出去,他的背影充满了萧瑟的感觉。


鸣人就这么看着他们走了出去,在他的背影消失的最后一秒,他再也坚持不住,跪到了地上。


玖辛奈心有不忍,蹲下来扶住他,“儿子我们也回去吧。”


却发现他捂着胸口,呼吸加快,一副喘不过气了的样子。


玖辛奈吓了一跳,“你怎么了鸣人?”她回头喊着:“水门,快过来看看鸣人。”


水门赶紧走过来,扶着鸣人的肩膀,“深呼吸鸣人,深呼吸。冷静下来,对,深呼吸。”鸣人喘了几口气之后逐渐平缓了下来,玖辛奈拍着他的背。


水门叹道:“在情绪极度波动伤心或者紧张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过呼吸的症状,严重的甚至会窒息。”


“鸣人,你别吓我们。”玖辛奈也快哭了出来。


“没事的。他已经没事了。”水门安慰道。


看着跪在地上的鸣人,心里不禁想着,他的儿子是个情种,只是这情根恐怕种错了地方。








9


“母亲说你最近都不怎么吃东西。”鼬端着一个小盘子到佐助的房间,看着他坐在书桌前不知道在看什么书。


“我没什么胃口。”


鼬严厉地说:“你就那么喜欢他,让母亲难过也不管吗?”


佐助被他说得心里更难受了,看了一眼鼬带来的粥,显然是母亲精心准备的,“对不起,哥,我会吃的。”


鼬坐到他的床上,“佐助,你知道你错在什么地方吗?”


佐助看着他,机械地说:“我不应该跟一个男人牵扯不清,让宇智波家族蒙羞。”


“不对。”鼬喝止他,继续说道:“因为你太弱了。如果你有让整个宇智波甚至木叶都忌惮的力量,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同性恋而已,忍者里面又不是没有。”


“我不是同性恋。”佐助纠正他。


“好了,知道了,你只喜欢那个混蛋小子。”鼬被他这种时候还关注这些逗笑了,他温柔地摸了摸佐助的头发,看着他的眼睛,“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佐助。”


佐助和他对视了一会儿,说:“我会暂时和他分开,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佐助要走了。


老妈这么告诉他。佐助要到外面去找三忍之一的大蛇丸学习忍术,据说是一个变态的家伙。不知道佐助会不会有危险呢。


水门和玖辛奈本来就是很开明的人,加上看到鸣人过呼吸的样子,知道他和他们一样是专情的人,想要让他放弃恐怕比登天还难,再说对于父母来说没什么比孩子身体更重要了,哪里还敢刺激他呢。


两个人还和儿子谈了几次心。


鸣人说佐助对于他来说,就和父亲与母亲之间是一样的,是即使死亡也不能分开的存在。现在的放弃不过是战略性的,将来他还是要和佐助在一起。如果要劝他放弃的话,趁早打消念头比较好。  


水门想着不愧是他的儿子啊,找对象还有战略。难怪看起来那么难搞的宇智波佐助都被他弄到手了。


玖辛奈则无奈地表示其实佐助是个很好的孩子,配鸣人是绰绰有余了。


好了,这回真的可以做亲家了。


佐助走的那天,鸣人一个人在一乐拉面吃着面,被热气熏的泪流满面。


水门告诉他,只有变的更强大,才能获得其他人的认可,包括佐助的父亲母亲。


所以鸣人也离开了木叶村,跟着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去修行。


在修行的过程中,自来也没有丝毫心虚的跟鸣人传授经验:“俗话说色字头上一把刀,忍者一定要小心女人。”


鸣人无语地说:“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我是作为过来人提醒你。”


“放心好了,我不会的。我有喜欢的人了。”


自来也冲到他面前,“你小子很不错啊,年纪轻轻很有潜质。不过你不会是单恋还是暗恋吧?像你这种小鬼懂什么情情爱爱。”


“我们谈了好几年的恋爱。”


自来也奇怪地说:“我怎么没听说过你还有女朋友。”


“地下恋情。”


自来也调侃道:“早恋啊你。”又蹭蹭他的胳膊,促狭地说:“亲过嘴没?”


鸣人翻了个白眼,“当然亲过了。更过分的都做过。”


“你小子不简单呀。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懂呢。难道你已经不是处男了?”


鸣人得意地说:“我当然不是。”


自来也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人不可貌相呀,小鬼。那你可要对人家负责。”


“我当然会负责了。只是他父母现在不同意而已,只要他父母同意了,我们就一辈子在一起。”鸣人自信满满地说。


“为什么他父母不同意?”自来也好奇地问。


“额……因为我们年纪太小了。”鸣人随便糊弄了一个理由。


“早恋是不对的,小鸣人。”自来也幽幽地说,他话风一转,“不过我跟你说,谈恋爱还是趁早比较好,先寻思一个,变成老男人就没人要了。”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好色仙人。”


“怎么可能?我可是有很多女人喜欢的。”


夕阳下一大一小坚实的背影,投印出两道长长的影子。


一个阴测测的笑声传来,“佐助,不去打个招呼吗?”


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是一个冷淡的声音:“没这个必要。”










10


鸣人知道佐助就在这里,他迅速跑过阴暗的长廊,由于太过激动还摔了一跤扑了一脸灰,但是很快爬了起来,不管不顾地继续往前冲。


刚跑出来的时候还被阳光刺痛了眼睛,他抬头在高处看到了他一直想念的人。


白衣飘飘,少年立于顶端,俯视着他。


佐助又帅了不少呢。鸣人眯着眼睛,不过,这个衣服是怎么回事,胸前露这么大一片,果然好色仙人说的没错,大蛇丸是个变态。


“佐助。”他在下面大喊道。


少年低头静静地看着他,然后悠悠飘然而下,如同轻盈的飞燕一般落在他的身旁,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像是轻轻地搂住他,熟悉的声音在鸣人耳边回响:“吊车尾。”


鸣人眼里瞬间蓄满了泪水,但是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懦弱的他了。他憋住眼泪不让它掉下来,双手张开抱住佐助的腰。佐助一愣,随即也放松下来,伸手轻轻回抱了他。


“我好想你,佐助。每天都在想。”


“嗯。”佐助淡淡地回应道,“我知道。”


“什么我知道啊,你应该说我也想你。”


“白痴。”佐助回道。好吧,鸣人想,就当白痴就是我想你的意思好了。


鸣人拉着佐助的手,兴奋地说:“我们去约会吧。”说着也不管他的回答,牵着他往前走,“还记得我们以前去的花灯节吗?还有温泉旅馆。”还暗示地回头冲佐助眨了眨眼。


佐助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不要,我还要修行。”


“天天修行已经很累了,劳逸结合才是对的。再说我们这么久没见,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想我吗?”


佐助说:“没有。”


鸣人伸出小拇指比划了一下,“一点点都没有?”


佐助见他那副可怜兮兮,大有你说没有我就哭给你看的样子,眼睛看向别处,说:“一点点。”


“我就知道。”鸣人马上变了表情,自信又阳光。他又看了两眼佐助,“佐助你是不是胖了?”


“……”


“还是你这个衣服太显胖了,你看你都没有腰了。”


“闭嘴。”


鸣人赶紧把自己的嘴捂住,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佐助你穿这个吧,多冷呀。”


“我不冷。”


“可是你这样很奇怪,哪有人穿得这么暴露的。”


“……”佐助冷冷地瞥着他。


鸣人说:“好吧,你喜欢穿什么就穿什么吧,但是这样真的没有以前帅了。”


“你是只看脸的吗?”


“当然了。”鸣人理所当然地说,然后又解释说:“如果不是那样,我怎么能容许你穿这种东西。”


“……”


鸣人又献宝地拿出他的珍藏,“我买了温泉套票,可以待三天诶。”


佐助无语地说:“三天?皮都要泡掉了。”


“又不是三天都在温泉里泡着,大部分时间在旅馆里呀。温泉旅馆,重点是后面两个字。”


“……”明明重点是前两个字。


“啊呀,都是成年人,佐助你就不要害羞了。”


……


自来也看着拉着佐助走了的鸣人,一脸不解,这小鬼为什么带着宇智波佐助一个男孩子好像要去开房的样子。


“真是年轻呀,这些孩子们。”大蛇丸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的身边,“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解风情呀,自来也。”


“什么乱七八糟的,他们要去干什么?”


大蛇丸笑了两声,“你没听他们说吗?要去温泉旅馆开房呀。”


“啥?”自来也愣了三秒,没反应过来,“可是他们都是男孩子。”


“他们从十几岁就搞到一起了,你不知道吗?”


自来也消化了一会儿,“所以,他那个谈了好几年的已经全垒打还被狠心家长拆散的小女友就是……宇智波佐助。”难怪这小鬼对女人毫无兴趣。


这个世界变化太快真是不懂呀。






尾声


佐助背着忍具包走在去火影室交任务的路上,碰到了迎面走来的鸣人。视线相交,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不动声色地略微放慢了一点脚步。


等到完全走过去之后,鸣人回头看了一眼佐助的背影,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所谓默契,就是只需要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的想法。


比如说今天是到小树林约会,还是去旅馆里来一发呢?


只要在路上使一个眼色,就明白了。


这就是高手之间的较量。












TBC


佐助生日快乐,以上就是无料的全文啦,拿到无料的妹子来个反馈呀TvT


一直有妹子说想要,所以后来我又印一些。所以如果需要的话,可以私信告诉我。买了平行互换的妹子好像可以合并邮费,没买的妹子可能要付下邮费了。数量大概还有五十本的样子,大家动作快TvT


对了,大家去不去鸣佐ONLY呀,都来吧都来吧,可能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



评论

热度(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