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眼O_o

【带卡】六代火影家的呆兔 <7>

风月無羈 ╮(╯▽╰)╭:

四战中光荣了的大BOSS宇智波带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兔子


于是下班回家的火影大人旗木卡卡西在自家门口的脚毯上捡到了一只兔子
 


跟主人“分”吃一块柠檬糖的兔子


呆兔:我没想分!这个虚假的世界啊——


-------------------------------------------


 


“阿啦”兔子带土夸张的瞪大眼睛举起两个小前爪做伸展状“宇智波带土是什么东西?能吃吗?呆兔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你这个宇智波家的小鬼不要乱说话,那种十恶不赦的战犯不是早就死了吗,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你不是没听过宇智波带土这个名字吗”佐助反身靠在窗框上眺望远处人来人往的街市“你怎么会知道宇智波带土是个战犯”


 


“当然是听我主人说的!”


 


“这声主人倒叫得挺顺口,本来也没十分确定,你这张嘴真是帮了大忙”


 


听到佐助这么说带土放下前爪瞬间恢复之前那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当然除了他自己没人能看出一只兔子有什么表情变化。


 


“宇智波小鬼,你来这干什么”


 


“交任务书”


 


“……”带土忽然觉得很来气,想了想他扭头抓过另一块糖剥开糖纸放在嘴里“这件事别告诉卡卡西”带土扔下糖纸又在凯申请调入一线行动部队就职的报告上纸上磨磨爪子。


 


“什么事情别告诉我”


 


“嗯???唔…咳…咳咳…呃…”由于卡卡西突然出现导致带土心里一慌直接将口中的糖块呛到了嗓子里,他用爪子按着自己的嘴想要把糖块吐出来。


 


“你真是”看到明显被噎住的兔子,本来站在门口的卡卡西两步上前拎起兔子俩后腿轻抖并用手拍他后背。


 


对于正常人来讲这样的糖块即使呛到嗓子里用力咽下去也就好了,但对于一只兔子来说这糖明显已经超过他喉咙的大小,无奈之下卡卡西将兔子倒着提到自己脸前,他收回为兔子拍背的手拉下面罩捏起兔子脸颊像做人工呼吸一样含住兔子嘴用力一吸,由于被倒拎着加上卡卡西连拍带吸的动作,作用之下酸甜的柠檬糖从带土嗓子里滑出来进了卡卡西嘴里。


 


本来背对着屋里看街市的佐助早已被他们的动静闹得转回身,看到这滑稽的一幕他笑意难掩,这大概是第一个险些被糖块噎死的兔子吧。


 


糖进到自己嘴里卡卡西赶忙将兔子正过来,见兔子反抗的厉害,为不摔到他卡卡西只好把他放回办公桌上,四脚落地带土立刻用爪子捂住脸将头埋起来,一副本兔已死请勿叨扰的状态。


 


卡卡西和佐助相视一笑“佐助,你们族中曾经有通灵兔的契约么?或者说谁曾经的通灵兽是兔子”


 


“大概没有”佐助从怀中拿出任务卷轴隔着窗子递给卡卡西。


 


卡卡西走到窗边接过卷轴,忽然用另一只手捻捻下唇摘出一根兔毛“我说带土,你掉毛阿最近”


 


“卡卡西你这个大垃圾!!!”


 


“原来你的脸长这个样子”


 


“嗯?在这之前你都没见过这张脸?”


 


“没有”佐助重新将目光转回远处的街市上,他忽然想起很多年前和鸣人小樱三个人针对于卡卡西真面目的作战任务“鸣人和小樱也还没见过”


 


“以后有机会吧”卡卡西伸手将面罩重新拉上戴好“正如你所见,这只兔子”说着卡卡西转头看向趴在桌上装死的兔子“他的事情可能还要麻烦你,不知道为什么上午的时候他身上忽然有了查克拉,并且它可以结印释放忍术,还开口说了人话”说着卡卡西转过椅子坐下,他把手里的卷轴放在桌边伸手摸着兔子背脊“我之前也只是猜测,直到刚刚才确定他是谁”


 


“好的”佐助和卡卡西虽然背对背谁也看不到谁,不过佐助还是点点头“我回去翻翻那些陈腐在密室里的卷轴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头绪,他这种情况我好像曾经在哪里听到过类似的故事,等我找找看吧”佐助向前走到房檐边“他的眼睛也许很快会回来”佐助回过头看到卡卡西也扭着头看着他。


 


“你是指写轮眼?”


 


“嗯,也许是同族之间的感应吧,下次去家里找你,卡卡西老师”


 


望着佐助化为白烟消失的方向卡卡西笑意温和,刚才佐助是喊的他老师吧“喂,你”转回头卡卡西用食指戳戳带土尾巴“到底还要装死到什么时候”


 


“闭嘴赝品!”带土蒙着头声音不甚清晰。


 


卡卡西将口中的柠檬糖嚼碎咽下去“你是因为被糖噎到不好意思还是因为我知道你是谁所以这样,再不然,难道因为枕头的事情?”


 


“喂!!!”带土猛地抬起头对卡卡西怒目而视“你还不闭嘴吗!堂堂一个火影就这么闲?工作时间跟一只兔子聊天!?”


 


卡卡西用手指戳戳兔子脑袋,本来也没站稳的带土被卡卡西戳的摔了个屁墩,这让他火气更胜,连人话也顾不上说吱吱吱的尖叫起来还伴随兔子生气时典型的跺脚动作。


 


“哈哈哈哈哈”卡卡西也不知自己多久没有如此开心过,看着带土的动作他笑得弯下腰眼泪都要出来了,果然生气的时候兔子本身的习性就会出来,怎么以前从没觉得带土这么可爱过,想想最后一次见他的样子和他现在一做对比,卡卡西这次真哭了,笑哭的。


 


“你!”带土简直被卡卡西气到七窍生烟,他愤恨的抬手结印对着卡卡西一个火球就喷了过去,结果被卡卡西抬手一挡很轻松就化解掉了。


 


“太慢了阿,带土,你这个结印速度”


 


卡卡西边说边飞快的结好一个相同的豪火球印,他将手放在嘴边一比,眼见带土条件反射的抬手捂住脸又笑起来,卡卡西就像逗孩子一样从口中呼出一个跟之前查克拉用光的带土一样大小的火花。


 


带土从爪缝中看得清清楚楚,怒急之下他想要反击卡卡西,结果又想结印又想说话又想叫唤的带土一着急咬到了自己舌头,顿时疼的他眼中就起一层水雾,做兔子已经够倒霉了,现在还被卡卡西欺负成这样,联想做人时日天日地的自己带土心里一憋屈,眼泪啪嗒一下就从眼眶中掉了出来。


 


“唉?你这…对不起阿带土”卡卡西见兔子带土掉眼泪立刻将笑意收敛“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只是你这样太可爱忍不住想欺负一下,这话卡卡西不敢说出来,他怕带土直接给他咬死。


 


兔子带土哭起来的样子可爱得很,这样想着卡卡西伸手去擦带土眼睛,带土气咻咻亮出爪子狠狠挠在卡卡西手上,卡卡西吃痛挑挑眉索性双手并用,不顾带土奋力地挥爪反抗把他抱进怀里顺毛。


 


“怎么你身体变小性格也回到小时候了,动不动就哭,啊,好好好,不是哭,你是咬到舌头我知道”听到兔子吱的一声尖叫卡卡西为带土顺毛的手加快爱抚频率“虽然这么说可能不太好,不过…刚刚确定是你的时候”说到这里卡卡西低头对上兔子那双湿漉漉的眼睛“要怎么说呢,惊喜大于惊讶吧”


 


‘怎么感觉卡卡西这家伙也有点要哭的意思’透过雾气朦胧的眼睛带土看了卡卡西半晌,直到卡卡西为他擦去眼下的泪渍‘知道是我真有这么开心?’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我会尽力查清”卡卡西望着兔子沉默几秒后继续道“我知道对于这个世界你已经没有留恋,本以为你跟琳和老师他们已经在另一个地方重逢,没想到你…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一直这样下去”


 


“那你直接掐死我?”带土扭身换成仰面躺着的姿势“也许能直接到那边跟琳和老师见面”带土还要再说什么可他耳朵忽然被卡卡西用力一掐,吃痛之下话就咽了回去“你干什么啊!”


 


“只有这个”卡卡西松开捏着带土耳朵的手“带土,只有这个不行,别用你自己的生死说事”


 


卡卡西知道自己没有勇气再一次眼睁睁看着带土的生命从眼前流逝,真到那时也许他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虽然带土一次又一次的离开他,但这人留在他心中的痕迹却越来越深,旗木卡卡西早已将宇智波带土刻入灵魂。


 


“不说就不说”带土索性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抱着卡卡西手指捂在胸前“刚刚那个宇智波小鬼说的可能是真的”


 


“佐助?”


 


“这世界上还有别的宇智波吗?”


 


“你阿”


 


“闭嘴!”带土不满的低头啃啃卡卡西指尖“最近这几天每到晚上我眼睛就疼得厉害,好像眼球要爆掉一样”


 


卡卡西非常想让带土放开他的手指,被一只兔子啃指尖啃得一阵悸动他心也很累阿,压下心中悸动卡卡西动动手指“你上午拥有查克拉之前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没有”


 


“那你抱着枕头蹭是为什么”


 


“!!!!!”


 


“好吧,你没有,我看错了,那么我们来说说别的,你给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儿吧”卡卡西忽然拿起桌面上那张写有一线行动部队调入申请—申请人迈特凯的公文纸糊在带土脸上“还有地上那张天藏的暗部就职申请”这两张公文纸都不同程度的印着兔爪印和抓痕,很多字已经看不出来是什么了。


 


“……”


 


------------------------------------------- 


听说生气的时候吃颗糖,嘴里甜心里就不苦了。


兔子掀桌:麻辣鸡丝全都是骗人的!再也不吃糖块了!!QAQ


 


小小的满足一下各位想让兔总哭鼻子的心愿


爱你们哦(づ ̄3 ̄)づ╭❤~

评论

热度(182)